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今天人民已经越来越觉醒了,西方人的看法也在迅速地转变,很少人再相信狼可以吃草,披上一张羊皮就可以发善心。有人批评这是一个越来越黑暗的时代,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正义在觉醒的时代。让我们大家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等待黎明的到来吧。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香港目前的困局,就在于中国无法“解决”香港问题,但我们亦不能赢出。我们不应作虚无缥缈或过份乐观的幻想,但也不应放弃希望。答案就在两者之间,关键是究竟香港人有没有坚持的决心与意志,透过长期的不合作运动,抗争到光复的一天,等待大家“煲底见”。
香港人现在已经建立一个共识,就是长期抗争。我们争取的五大要求,不可能一次过全部达成,最多也是分阶段达成,因此,不管是勇武派还是和理非,都要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香港人面对庞大国家机器,本来没有胜算,但我们就凭着走路,不断走,一齐走,一定可以走出一条生路!
香港周日大游行,在反送中运动进行了整整半年的香港,这么巨大规模的人群上街,不少观察人士在问,习近平,是否该想一想了。当局拒绝听取民间的请愿,造成了香港持续大动荡的局面,让世人看清楚了北京的专横霸道独裁。习近平可能会永久性地陷于泥沼。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反送中运动以来,除了公开出兵镇压以外,各种邪恶伎俩全部都出现了,使香港变成“”特别恐怖区」,习近平的假面具也就破功了。香港与美中贸易战串起来,已经成为习的死穴,党内其他派系让习来演独脚戏,他们只是围观。这场戏能演多久?
今年香港危机意外爆发,极大地牵制了中国高层的精力,北京当局进退失据,疲于应对。中共国内管控失效是内生性风险,《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会从外部加速这个问题恶化,因而可能减少习近平打“统一台湾”这张牌的风险。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