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多地发现非洲猪瘟。党国的作为,限于通过党媒发出安民布告,晓喻国民高枕无忧,但吃无妨。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向谁问责以及如何问责;我们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问责。也许,所谓监督,所谓问责,本来无非就是一个梦。
恐惧感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眼不见心不烦。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远离政治;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
台湾-点小水灾,并无人祸责任,中共喉舌“央视”便如获至宝,拿来大作文章,大骂民进党和蔡英文政府如何无能。几乎就在同-时间,中国大陆也摊上了个寿光水灾,不仅规模、损失、惨状十倍于台湾不止,而且完全是当局官方的责任造成的人祸之灾,把一切灾难后果推给民众去自行解决。
在2018年7月这个微妙而关键的转折点,社会预期开始发生变化,预期其实就是人心,人心的变化比宫廷政治更值得我们关注。权力者在故作镇静,越来越多的民众却开始看透棋局。虽然民间社会对很多问题的认知存在差异,但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反感,对习近平形象、能力的否定,正在成为一种广泛的共识。
为了掩盖危机,政府也像过去处理公共危机一样,紧忙著删帖,控制舆论。这个社会已形成了互相残害的邪恶机制。整个社会溃败,不辨善恶,不信报应,正不压邪。对此,这个执政党难辞其咎。这样的国家一旦走向世界,必定祸害世界。
本周,国际媒体报道了令人不安的关于谷歌正在为中国移动用户建立一个搜索引擎版本的 消息 。这一版本旨在通过过滤包括人权、民主、宗教和和平抗议在内的搜索词来限制信息的自由流动。遗憾的是,谷歌这一决定与不少公司曾经做过的一样只是从生意上考虑。美国信息技术领域的公司,包括微软、苹果、思科、IBM和英特尔,已经多次与中国当局在技术标准制定、硬件和软件开发以及研究等广泛领域进行了合作。 想在中国做生意,就必然要遵守中国当局的审查要求。谷歌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了更大程度地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而愿意拿原则和价值观做交易的公司。为此,许多公司向中国当局不光彩地“道歉”就是证据,...
中国互联网20年,就是抄袭的20年。这20年来,没有让人类进化,反而让人性在矮化。现在互联网已经完全成为一种中心化结构。互联网已经彻底中心化了,我们以为互联网会给每个人带来自由,现在才发现,互联网其实在剥夺我们的思考。20年来互联网的中心化就是垄断化,最后我们的命运将被控制在几个人手里。
北明想借此机会回复所有听众:是你们赋予了我生命的意义。一朝轮到「境外反动势力」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讲述真相,那便是自由降临的记号,是华盛顿手记使命完成的标志。留住这个梦想,届时我们相聚,在自由的欢乐中,北明将不再讲述真相,只想跟你们一醉方休。
小到一个学校,应以学生为本,大到一个国家,应以人民为本;若是本末倒置,罔顾人的权利和尊严,则学校和国家更失面子,更无荣光。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不懂呢?抑或是权力在握霸道惯了根本意识不到呢?
我不得不承认,我时常感到自己是负有原罪的人。这里的「原罪」不是来自神的国,它恰恰来自人的国;我背负的是整个社会结构不公的原罪。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向前走;我实在没有理由仅为自己而向前走。

页面

订阅 信息控制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