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赵家人”明知不会有永久的执政党、明知共产主义专制党国已经被人类历史所淘汰、明知无论如何折腾都改变不了党国政权传不到红三代的命运,然而,他们仍然丧心病狂地残忍打压拥抱现代政治文明的温和人士,堵塞中国宪政转型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径。
各位亲爱的朋友,这两次我能顺利见到海涛,离不开各位朋友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支持。此次我有勇气走上去沙雅监狱探夫的路,更是大家给予我前行的胆气和力量。再次恳请各位朋友给予我们助力和支持!同时,呼吁国际反酷刑组织及国际社会对我先生张海涛的处境再次给予关注和支持!
鉴于近年来屡屡发生狱中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不明原因的去逝,或者直到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才被保外就医,民间有必要建立起问责机制,从追踪个案开始,调查、了解良心犯在监狱里的生存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危。
无论你认罪或是不认罪,家门永远为你敞开!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审看为为你颁发奖章的时刻。有没有那奖章,我不在乎。在我们结婚二十年的时间里,你的良善,正直,怜悯,对公义的寻求,我都知道。我为你继续呼吁,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湖北维权人士、《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的辩护律师文东海在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 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随州市公安局已补充侦查完毕,于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随州市检察院,但增加了一个罪名指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律师得知公安局在结束补充侦查后仍提审刘飞跃,指此为非法。 刘飞跃于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诉到随州市检察院,7月检察院将案件退回随州市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 刘飞跃被随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国内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刘飞跃的辩护律师文东海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于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开庭,法院附近戒备森严,20多名声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联,数名外媒记者被带离。 吴淦案秘密开庭,20 多名声援者被抓,外媒记者被带离 国内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吴淦案开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联的声援者名单如下(网络综合信息): 王荔蕻、刘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陆聪利、王译、佩利、李北省、黄怀觉、许光利、凌圣智、何家维、季新华、罗汉生、戈平、王金龙、张茂林、刘惠珍、陈燕华、鲍乃刚。 被抓后,一些人被所属地国保带回;王荔蕻因心脏病等病重已经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来自于 孙东生 的微信:...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刘晓波有敌人,中国人民有敌人。复仇的意志和敌忾的决心,将激发全体人民翻天的巨澜,扫荡极权制度一切黑暗角落,把民族罪人一个个挖出来,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这一天必定到来。
这首诗是2010年刘霞写给狱中的刘晓波的;2017年7月14日,刘晓波死于肝癌的次日,此诗由刘霞的挚友在推特上贴出后在网上广为流传。 黑暗之路 刘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现那个瞬间 看看记忆中的画面 希望画面中的我 在惊恐发呆的时候 光芒绽放 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是紧紧地握住拳头 不让一点点力量从指尖流走 2010年
武器或可毁灭人类,但爱却征服世人。请拿起你们的利剑,刺向真正的敌人,而不是刺向为了我们共同的信仰而选择了用爱以一己之身在敌人的监狱里为所有人殉道的人!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