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但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唐律师是个有思想和学养的人,他的眼神清澈、真诚,谈吐平和,语言精炼,条理清晰。失去了律师证的唐律师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比我乐观、坚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拿什么安慰你、迎接你呢?让我们一起见证未来,且看历史饶过谁。
在服满两年刑期后,著名维权律师 江天勇 本应于今天获释,但在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下,他却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亲和妹妹也同时失踪。前往位于新乡市的河南省第二监狱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据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发的推文说,江天勇的父亲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国保人员“陪同”从河南信阳老家出发前往新乡,下午5点20分家人与他们通过话之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两人的手机一直关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国际社会万万不可接受中国正在施行的极权主义计划,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个镇压阶段。只有在一个持续践踏人权和人类尊严的无法无天的政权中,才会有人因合法行使权利而受到监禁,...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2018年是我悲伤痛苦无奈与屈辱的一年,但2019年是充满了希望与挑战之年,我仍然相信我的儿子飞跃会很快回家,仍然相信这个社会有正义力量,这个体制内有正义良知的人,相信中国的老话“邪不压正”。
刘飞跃是一个典型人权捍卫者,完全担当现代公民的社会责任而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与法治而不懈努力。当局对刘飞跃的重判,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民生观察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此次事件是近年来中共对单一教会的迫害最为剧烈、抓捕人数最多的一次,是中国的宗教迫害和人权倒退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中共打压教会和整个公民社会的“大棋局”中的一个重要步骤。中共的所作所为证明它就是超越纳粹德国的“邪恶帝国”。
当此《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作为普世价值中国化的《零八宪章》是历史无法绕开的门槛,是中华民族步入现代文明的必经之路。所以,一切对民族与自身有责任与担当的人士,都应努力起来为中国实现普世价值而奋斗!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张海涛非常平静地跟我们说:“共产党的话你能信吗?已判19年,10年也是从轻,一年也是从轻,牠还有10年的命吗?我何必要去争取这个从轻呢?”“牠还有10年的命吗?”在我的心里共鸣。我不仅放弃了劝他妥协的念头,反而坚定支持其坚守和不认罪的选择。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