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孙辉 ,男,1970 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 88 级 4 班学生;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於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於石嘴山家中。 19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 4 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
见证屠杀 寻求正义 六四死难者家属十年来蒐集六四死伤者名单,披露屠杀罪行,采取最新行动寻求法律正义。 中国人权 中国人权 在此发表最新一批有关一九八九年六四北京屠杀受难者的证词。 中国人权 分析认为,这些重要的资料提出了六四期间戒严部队在中共最高决策者的指挥下屠杀和平示威请愿的市民和学生的反人类罪行的铁证。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曰,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及武装警察在首都北京向手无寸铁的市民与学生开枪,夺走无数中华儿女宝贵的生命。这场震惊世界的屠杀距今已经十年了,而当局除了对这场由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以及和平示威的参与者们使用空泛且残忍的政治术语称之为“暴乱”“暴徒”之外,...
从悲愤的母亲到人权活动家,丁子霖在此说明她蒐集六四受难者的见证不仅是平复创痛,更是为了唤醒国人。 “对於一个人来说,生意味着欢乐、光明;死意味着恐怖、黑暗。然而,在人类价值的天平上,生与死是等量的;不懂得死之重,其生也必轻。”  ── 蒋培坤 一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又是中共“建国”五十周年。然而,面对这两个周年,却让我想到了死亡。 从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掌握政权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时逢“五十大庆”,要庆祝的事自然很多,但有些事我想不会被列入官方的“庆祝”清单。 这五十年中,第一个十年里共产党发动了“镇反”和“肃反”,接着是“反右”;之后在 50 和 60 年代之交,...
张XX ,男,1961 年 4 月 3 日生;北京某高校教师。 1989 年 6 月 3 日下午 6 时左右,我与两位朋友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看“女神像”,8 点左右到达广场,此时广场上人很多,女神像耸立在广场北侧,看过女神像,我们听讲演,然后绕广场转了一周。在广场,我们听到了当天下午在西单发生的戒严部队的军火车被民众截留一事,於是我们决定去西单看看后回校。这时大约晚 11 时左右,我们突然听到很大的机器声从前门方向传来,只见一辆装甲车从前门高速向北驶来,人群飞快向两边散开,装甲车在人群中飞驰着,场面很恐怖,最后装甲车向西驶去。我们还是决定去西单,到了六部口由於人多,我们把自行车放下,...
吴向东 ,男,出生於 1968 年 8 月 13 日,遇难时 21 岁;生前为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四车间工人、北京仪器仪俵职工大学企业管理专业三年级学生;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左右於木樨地桥头附近颈部中弹,4 日晨死於复兴医院;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八宝山人民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晚 8 时,向东送女友出门一直未归,约於当日晚 21 时在长安街复兴门桥遭解放军射击中弹,当时被市民送往复兴医院抢救,约 6 月 4 日晨与世长辞。 6 月 3 日晚,我和向东父亲等待儿子久不归家,来回於长安大街寻找,并在一家商店门口焦急等候。直到 4 日晨 5 点左右,仍未见儿子归来。...
叶伟航 ,男,1970 年 2 月 10 生於北京,遇难时年仅 19 岁零 4 个月;生前为北京 57 中高三.二斑学生;於 4 日凌晨 2 时左右,在木樨地车站路北往东 100 米处宿舍楼前街心花园遇难,左臂贯通伤、右胸及后脑部闭合伤;骨灰存放於家中卧室。 89 年 6 月 3 日晚 9 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开始了大规模的屠杀,全世界人民被这一惨无人寰的血腥屠杀而震惊! 我是医生,当时我正在给一患高烧的小孩看病,我在患者家里六楼看见对面我家儿子正在灯下复习功课,因为已进入紧张的高考复习阶段,看到儿子那样专心,我心中感到无限的安稳和自信,...
蒋捷连 ,男,1972 年 6 月 2 日出生於北京,遇难时刚满 17 岁;生前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二四班学生;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点 10 分左右,於木樨地复外大街北侧 29 楼前长花坛后遇难,后背左侧中弹穿胸而过,击中心脏;骨灰一直安置在家中灵堂内。 89 年 4 月,由胡耀邦逝世引发的北京学运一开始,蒋捷连就十分关切。他常常利用课余时间往来於人大、北大看大字报,听大学生讲演。4 月 19 日,北京各高校大学生就要求重新评价胡耀邦功过、参加追悼大会等问题,聚集在新华门前静坐请愿,与前来弹压的军警发生冲突。蒋捷连作为一个中学生参加了这次请愿活动。此后又多次参加运动。5 月...
袁力 ,男,出生於 1960 年 7 月 7 日;北方交大硕士研究生毕业,在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作,遇难前已接到美国 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研究生部的新生入学通知书,并已取得出国护照,预定9月以前赴美深造。 89 年 6 月 3 日子夜(约晚间 11 时 45 分)在木樨地遭戒严部队枪杀,临近 6 月 4 日零时被人送海军医院,因身上无证件,被列入2号无名尸体。遗体右手大姆指虎口下方有一块乌青淤血;中弹部位由咽部射入,后背尾处射出。现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89 学生运动发生后,北京市全民响应,万人空巷,袁力因坚持工作,...
王楠,1970 年 4 月 3 日出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中二.二班学生;6 月 4 日凌晨三时半遇难於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现骨灰存放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骨灰堂。 19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 20 分左右,王楠携带照相机,头戴摩托用头盔,骑自行车前往天安门广场。11 时左右,他曾给同学打过电话,说他要去拍摄历史的镜头。6 月 4 日凌晨一点多钟,在人大会堂北门对面、南长街口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左上额,子弹从左上额射入,从左耳后穿出,头盔后面留有弹痕。后来被赶来的医学院学生抢救无效,於三点半钟死亡。 王楠中弹后,...
马承芬 ,女,1934 年出生,遇难时 55 岁;生前为复员老军人;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在总政干休四所宿舍楼下乘凉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子弹射入右下腹部,伤口约 4 至 5 厘米,6 月 4 时晨死於 304 医院;骨灰自费安葬於金山陵园。 我的妻子是一位退伍老军人,1934 年出生於河北省,1949 年参军,1951 年入朝参战,在韩战中历经三载幸免遇难。归国后 1958 年复员做了随军家属,到了晚年却无辜死在了所谓人民军队的枪弹下。十年前的 89 学运和民运, 全国广大学生和人民群众,从国家前途着想,起来反对贪污、腐败,要求自由、民主,并要求与当时身为总理的李鹏对话,...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