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上一世纪末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是,这场惨案的真相至今仍未大白于天下,惨案的死难者依然含冤于九泉之下,难以安息。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在一个从头烂到尾、全方位腐败的社会,一个由贪腐政府领导的国家,航运业不可能独善其身,“东方之星”、“东方之珠”暴露出的监管缺失、唯利是图、职业道德沦丧,以及当局文过饰非的灾难文宣,不过是中国整体溃烂的一个缩影。
一部与国土安全及国民生命安全有关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在制订时就有意设置技术障碍让其流于形式,出台将近十年从未得到实施,其遭遇足以说明中国的“依法治国”只是一部自欺欺人的政治荒诞剧。
张凯的辩护律师张磊向浙江省温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控告,指出温州市公安局局长黄宝坤以及办理张凯等人案件的相关警员,涉嫌破坏《刑事诉讼法》的实施,非法阻碍当事人、辩护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通信权利),其应当立即纠正违法行为,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请检察院依法对之进行法律监督。 关于温州市公安局局长黄宝坤及相关警员涉嫌阻碍当事人、辩护人依法行使通信权利的控告状 控告人:张磊,北京市同翎正函律师事务所律师,系张凯的辩护人 被控告人:黄宝坤,温州市公安局局长;以及温州市公安局办理张凯等人案件的相关警员 控告事项:被控告人涉嫌破坏《刑事诉讼法》的实施,非法阻碍当事人、辩护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通信权利)。...
  • Yu Shiwen and wife Chen Wei
因组织举行“六四”公祭活动遭当局逮捕的于世文,自2014年5月被关押,至今已超过20个月,当局既不审理该案,也不放人,已属于严重超期羁押。 2014年5月23日,于世文和妻子陈卫因组织“六四”公祭活动被拘押,随后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7月3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参加“六四”公祭活动的姬来松、董广平、侯帅、方言等人士以及为他们做代理的常伯阳律师,人称“郑州十君子”。其后,“十君子”中先后有九人获释,只有于世文仍被继续关押,他表示拒绝认罪。 于世文目前被关押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他患有先天性脑血管疾病,需每日服药,并曾在看守所中风昏迷过。...
今天,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就审议中国执行《禁止酷刑公约》情况发布长达16页的“ 结论性意见 ”。委员会的专家们表示,“仍然严重关切不断报道的深深扎根在中国刑事司法系统中的酷刑和虐待行为”。 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在指出中国某些方面取得进步的同时,详细列举了其被广泛关注的存在问题的做法,包括不经任何指控、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 审前长期拘押 (长达37天,在某些案子中甚至更长;违反了审前关押最长48 小时的国际标准);在某些类型的案子中无限期地 拒绝律师介入 ; 对在押者单独监禁 ,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俗称“黑监狱”);以及 警察当局的过度权力 ——...
今天,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开庭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寻衅滋事”两罪合并,判处中国著名的活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6年有期徒刑;而后一项罪名是在庭审前新增加上去的。 与郭飞雄同案的 孙德胜 ,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而 刘远东 案则单独审理,其案曾于2014 年 1 月开庭审理,直到今日才做宣判,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其有期徒刑3年。 法院给郭飞雄新加的罪名,是在庭审前才向郭的两位律师李金星和张磊宣布的。对此,两位律师感到震惊和愤怒,张磊律师说:“他们要给郭飞雄直接增加一个‘寻衅滋事’罪名。我出离愤怒了!太黑暗了!装模做样听取律师意见,却又不让律师发表意见,...
余文生律师于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后被羁押99天,其间遭受酷刑,并患上疾病。为此,余文生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依法追究恶警冯盛名、韩超实施酷刑的刑事责任。 余文生对恶警酷刑的诉讼 刑事自诉状 自诉人:余文生,48岁,北京市人,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6门107室,电话13910033651。 委托代理人:梁小军,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1:冯盛名,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 被告人2:韩超,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 诉讼请求: 依法追究冯盛名、韩超刑讯逼供的罪行 事实和理由:...
11月18日,在联合国此次审议中国遵守《禁止酷刑公约 》情况的第二天会议上,中国代表团以其惯用的娴熟方式来回应禁止酷刑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专家提出的具体问题:列出长长的、文不对题的统计数据;列举官方的法律法规;在描述实际做法时大而化之、笼而统之,没有衡量进展情况的标准或基准;并强调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以此作为其信息不全或制止酷刑措施不够的借口。此外,中国采取一个新的手法是强调文化差异,将其法律中缺乏对酷刑的全面定义归结为中文的“酷刑”难于与公约中内容广泛的酷刑的概念相一致。 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多次作出不合情理、有损于其信誉的回答。举例如下: 单独关押不是一种处罚措施, “...
今天在日内瓦,40名中国政府的代表面对联合国独立专家,就中国执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情况接受了3个小时的尖锐提问。今天的会议开始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对中国遵守条约义务的第五次审议。 委员会的9名成员深入研究了中国几乎每个领域履行公约责任的情况,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以及其他为防止酷刑所采取的措施(根据参加审议的专家不得参与对其所属国审议的规则,委员会中的第十名成员——一名中国籍成员,被要求弃权)。 委员会专家们的提问,不仅包括酷刑的实施和为有效地防止它所采取的措施,如由于暴力行为在关押中死亡的数字和是否有统计数字显示禁止酷刑的法律被执行;...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