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对香港危机来说,北京当局及其香港的代理人一方面必须继续依靠香港警察来镇压香港市民的抗争,另一方面又无法有效控制香港警察滥用暴力。香港危机失控,北京的政治权威无疑将遭受重大冲击,但无论是出兵香港,还是继续让林郑苦撑,习近平都不可能解决香港问题,反而会加剧国内的治理危机。
“特色”是习近平思想最主要的特征,“特色”用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大陆,是党领导一切,用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同样也是党领导一切,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词——“管治”。这正是四中全会提出的“一国两制新方案”的核心。
美国大多数政治家都意识到,香港人民的抗争实际上是世界自由民主阵营和专制独裁共产主义的决斗。有参议员已经把香港的警暴定性为天安门屠杀的2.0版,两党议员也都在敦促参议院加快通过香港人权法案。白宫如果因为贸易谈判而放弃对香港人民的支持,将会犯下重大的错误。
中国政府关于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 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的答复材料 来源: https://tbinternet.ohchr.org/_layouts/15/treatybodyexternal/Download.aspx?symbolno=CERD%2fC%2fCHN%2fCO%2f14-17%2fAdd.1&Lang=en 中文原文 中国人权英译文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结论性意见中提到的问题,中方在向委员会提交的履约报告和主题清单答复材料中以及与委员会进行互动对话时已作出一定说明。中国政府现根据结论性意见有关后续行动的建议(第61段),就结论性意见第33段(b)、第42段(a)-(...
2018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对中国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规定的义务进行定期审议。在与中国代表团进行互动对话( 第1天 、 第2天 )期间,委员会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中国被广泛报道的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关押100多万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在2018年9月发表的 结论性意见 中,要求中国在一年内提供资料,答复委员会提出的若干问题和建议,包括有关在新疆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法外拘留的情况。2019年10月8日,中国政府提交了《中国政府关于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的答复材料》(中文)。以下是答复材料原文和 中国人权...
今年六月以来波澜壮阔的港人自救运动,举世瞩目,香港年轻人以灵活创新抗争策略,前仆后继的大无畏精神与当权成年人周旋,毋惧死亡凌辱威胁。当权者以断送香港将来换取独裁政权“稳定”的政治清洗。一整代大学生被歼灭,继而中学生、小学生强行洗脑,香港还有甚么未来?
事实已经证明,中共对港人真的很不熟,很不了解他们,完全低估了港人的勇气。为了悼念莫名死去的周同学,十万港人集会,点燃愤怒的烛火,这表明港人完全没有被吓倒。中共对港人的勇气的低估,完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们习惯了用暴力打压来维持统治,这一次,算是踢到了铁板。
四个月以来,特区当局逐渐暴露其极权统治的特质和野心,除了罔顾真相,还耍出歪理、警暴和愚民等等手段,以为乱说一通就能遮挡真相,避过公众追究之余,警方可以继续不择手段,以警暴为所欲为,贯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政原则,以凶残武力震慑港人。
人类文明进展到今天,形成一个共同的制度结晶。制度就是规则,现代文明规则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对它需要敬畏,需要珍重。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渐进的改革是成本最低的。改革应该逐步积累,尽可能避免突变。但是,时机成熟了拖延不改,也会带来无法挽救的灾难。
“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刘阿斗”,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