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闻自由

2015 年 8月5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办公厅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 邮编: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街14号 邮编:100814 副本: 郭声琨部长 杨焕宁副部长 公安部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4号 邮编:100741 传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100121 主旨:关切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我们数家组织长年致力于监测并促进中国及其他各国的人权与新闻自由。 我们谨以此函表达对狱中记者高瑜健康状况的严重关切,...
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中国人权 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法院判决书指控高瑜向境外泄露了中共中央办公厅2013年印发的九号文件;该文件在“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突出问题”中,列出了七条错误思潮和主张——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以及质疑改革开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对高瑜的判决,是当局严厉控制言论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号。用‘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指控对政治性案件进行判决,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国’口号的虚伪”。...
2014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制定的一套旨在应对新闻从业人员在采集新闻及其他相关职务行为中“滥用”信息现象的新规定正式生效。( 中国人权 的英文翻译如下。) 这一规定是由主管新闻出版工作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其中条款不仅针对于新闻采编人员,而且对提供技术支持的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也同样适用。这套管理办法是为保护含有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及“未公开披露的信息”等而专门制定的。 《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提出了以下要求: 新闻单位应健全 “保密制度” 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包括明确知悉范围和保密期限、妥善处理国家秘密载体、和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或私人交往中传递国家秘密;...
香港大学学生会出版的期刊《学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个“有自由、没民主”的城市,引起不少人共鸣。虽然有人为香港是否真的没有民主而争执,但“有自由”之说,从来没有异议,故此中英两国就香港前途谈判达成的共识声明,香港生活方式不变,并详列各种将“依法保障”的自由。有关自由其后由香港回归后生效的小宪法——《基本法》——第三章予以保障。 香港回归之初的五六年,中国政府似乎并未侵扰港人的自由,港人亦自我感觉不俗,这可从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定期民调结果可见一斑。 [1] 以10分为满分,香港社会的自由评分一直在6.78分至7.65分之间徘徊,而绝大部分时间是在7分以上,算是可以。当中...
1983年,我和家人一起首次去中国旅行了5个星期。那时离毛泽东之死和文化大革命结束还不到十年,人们还是不敢与外国人攀谈。虽然我和小女儿吸引了满大街好奇的人群,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只是茫然地盯着我们。因为担心“老大哥”在背后盯梢,我与人只有过为数不多的低声交谈。 当我1989年4月重返中国时,这个国家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政治自由化亢奋时期。学生、知识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和普通市民在餐馆、宿舍、公园、美发店等场所兴奋地展开辩论,涉及内容十分广泛。作家、记者、电影导演和纪录片制作人敢于触及自共产党1949年以来即列为禁忌的话题。当时颇有一些欣喜若狂的气氛。 5月,我再度回到北京,...
李承鹏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一文可到转载此文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上阅读。 视频:李承鹏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人扔菜刀。转自土豆网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选摘: “特点主要有两个。第一个,这次事件是由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这跟以往不同。以往往往只局限在某个地区、某个行业,而这一次是跨地区、跨行业,形成一个全社会的公民行动;不仅是新闻界同仁纷纷起来用各种方式声援南周,而且现在已经从南周延烧到北京新京报,全体员工的集体拒绝刊登;还有一个是草根维权民众与社会精英结合起来,而且两岸三地的学者都站出来发表声明,还包括平时不大出来的儒学大老、影视界明星也都用各种方式发表声明或表达自己的看法。” 看视频: http://youtu.be/QZoaNZw40Kc
英文书名:《刘晓波、〈零八宪章〉和 中国政治改革的挑战》
我此刻站在这儿,从尊敬的卡普钦斯基夫人手里,领取这项至高的褒奖,内心感到荣耀,却不安。因为我书中的一个人物,一个叫李必丰的诗人,被关在中国的监狱。 在23年前,中国发生了天安门大屠杀,20多万军队合围北京城,把有数千万老百姓投入的街头运动活生生地镇压下去,近3000名抗议者被射杀,好几万政治犯坐牢,李必丰和我,也被胁裹其中。
李锐、胡绩伟等 2010年10月11日,诺贝尔和平奖宣布三天后,原毛泽东秘书李锐和22位其他中共老干部联名发表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要求兑现中国《宪法》保证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开信指出,不仅普通中国老百姓享有的权利比不上香港居民,就连中国高级领导人的言论也要遭封杀,最近温家宝总理接受美国有线新闻广播网的采访被屏蔽就是证明。公开信提出了8项具体要求,如:允许突破中共党史研究的禁区,允许媒体完全独立,允许香港和澳门的书籍报刊在大陆公开发行,允许互联网言论自由,等等。 这封公开信贴出几天后,获得近500名各界人士签名支持。公开信表明,...

页面

订阅 新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