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被迫失踪

亲爱的父亲母亲: 儿子在此给你们二位磕头了,儿子不孝。 我不但无法让你们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让母亲享受-个完整的中医治疗的方案,反而把你们带到北京,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你们或许通过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们的情况,特别是我的情况。 无论那些被操纵的媒体把我们描述和刻画成多么可憎、可笑的人物,父亲母亲,请相信你的儿子,请相信你儿子的朋友们。 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
从 7 月 9 日开始,在不到一周里,中国至少有159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被失踪、拘留或被带走讯问,其中包括著名维权律师王宇、周世锋、李和平和隋牧青——这些律师经常代理因宗教信仰、强迫拆迁和参加维权活动受迫害者的案件。(请参阅“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网站的“ 即时更新 ”名单) 当局这次在全国范围内对律师的抓捕行动,规模是空前的,远远超过2011年在“茉莉花革命”后当局所采取的类似镇压行动——当时有 24名 律师“被失踪”,52人以上被刑事拘留 。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大规模围捕在司法第一线为维护权利而抗争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暴露了当局所谓‘依法治国’的真实面目:...
【黑监狱】江苏南通维权人士齐聚,用模拟方式演绎被以参加“法治教育班”为名关入黑监狱的经历和原因。在法治班学习期间,未经允许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不让见家人,被没收身份证和手机等;学习班结束,要达到“不上访、不上网、不接受记者采访”的效果。片中还讲述了上访者最易被套进“口袋”之罪:扰乱秩序、煽动颠覆、敲诈勒索、准备上访等。
【秦永敏】中共十八大已结束,但秦永敏仍被失踪。肖国珍、郭莲辉律师就此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出控告书,控告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警方非法限制秦永敏人身自由,提出立即释放秦永敏、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向秦永敏做出赔偿等要求。(附:《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刘晓波 刘霞】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一封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妻子刘霞的呼吁书正在联署中。刘晓波服刑已4年,是全世界唯一身陷囹圄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霞自两年前丈夫获诺奖后一直处于警察贴身24小时监控中。
【郭飞雄】广州警方为阻止老资格维权法律工作者郭飞雄去会见来广州参加一个法律研讨会的老朋友,随意制造“卖假酒”、“扰乱公共秩序”等理由将他非法传唤8小时。郭飞雄说,他在过去四个月中被非法传唤三次。
深圳维权人士郭永丰在诗中表示,虽然从未谋面甚至至今才知道他的大名,但作为“民主新兵”,他充满了对这位为中国民主奉献毕生的老战士的敬佩和对残酷打压民主运动的当局的愤怒。
【茉莉花活动镇压】2011年2月以来,多名维权人士被骚扰、任意羁押、被失踪、被“监视居住”。其中一些已经释放但多被禁声,维权人士刘沙沙针对他们的遭遇,写下此诗。
今夜我难以入睡 从你消失的那一刻起 就开始了等待 如此漫长,不知道尽头 昨夜的梦依旧清晰的浮在眼前 自从你走后 我就进入了梦乡 那里能和你相遇 你来到我面前 有时候精神抖擞 有时候胡子一大把头发老长 无数的梦,梦里还是梦 你的梦呢 梦见我们可爱的女儿了吗 你听见她们说 爸爸,我好想你了吗 你知道她们看着你的照片说 我家的大力士,你在哪呢了吗 你知道班级亲子活动时,我又当爸又当妈 我努力扮演着爸爸,但那不可替代 孩子问起我爸爸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在国外,很遥远的地方,帮助别人 要很久才回来 很久是多久,很远是多远 你正行走在一条崎岖颠簸的路上 你在不停地歌唱 你梦中的炊烟还在袅袅升起...
北京公益组织公盟负责人 许志永 自7月2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带走后,至今已有一个星期,但当局仍未说明拘押许志永的原因。据非官方报道,许志永被以“偷税罪”拘留,目前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公盟,全称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是专门为公众提供法律咨询和援助的公益组织。由於现行法规规定社团组织必须首先得到所谓“业务主管单位”的批准才能成立,实际上堵死了独立民间组织建立的可能性,因此公盟只好登记为公司。7月17日,当局关闭了公盟的法律研究中心,指其没有按规定向政府登记。此前,税务当局以偷税为由通知公盟将对其处以142万元罚款。公盟的网站日前也已被当局关闭。 许志永现年36岁,北京邮电大学教师...

页面

订阅 被迫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