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今年是是西单民主墙40周年,标志着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端。当今中国社会无孔不入的监控和政府对异见的全面打压让街头再现民主墙变得几乎不可能。即便如此,互联网上出现了另一面“民主墙”。
牢狱生涯否定了我过去一切文学。无论是流浪也罢,垮掉一代的嚎叫也罢,所谓个人性的反抗也罢,那种先锋文学,那种现实主义也罢,都是和监狱至少是不合适的。监狱差不多对于我看来,就是培养一个作家的一个学校,在中国没有坐过牢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当日上午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三位医生到看守所给他会诊,测出其血压至危:170/100,而之前医生给他开的药看守所并没有给他吃,这是他的病情恶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王松等三人对我进行了检查:肌酐205...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进入尿毒症,看守所本来决定在看守所医院给黄琦腾出一间房让黄琦入院治疗,并安排多名在押人员看护黄琦,但该方案被办案单位以不讲政治为由予以否决。蒲文清指办案单位是惨无人道一步步地把黄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祸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当局急送黄琦住院治疗,并追究阻止黄琦入院治疗的责任人。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其血压值高压在210以上,低压在120以上,其病情恶化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结果。他告诉大家黄琦会誓死抗争到底。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0月23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18会见室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19日上午9:03,我从正在测量高血压的三名同监室病人手中拿过电子测血压仪,测我的血压,...
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再次谴责当局对黄琦的陷害,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以敦促当局从人道出发,送罹患多种重症的黄琦住院治病。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我是黄琦母亲蒲文清,今年85岁。 2016年12月16日,绵阳市检察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黄琦入狱,已一年零11个月多,超期羁押。 黄琦所谓泄露文件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该《报告》是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没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是泄密的源头呀!怎么黄兵无罪,...
张海涛非常平静地跟我们说:“共产党的话你能信吗?已判19年,10年也是从轻,一年也是从轻,牠还有10年的命吗?我何必要去争取这个从轻呢?”“牠还有10年的命吗?”在我的心里共鸣。我不仅放弃了劝他妥协的念头,反而坚定支持其坚守和不认罪的选择。
2018年10月8日,李静林律师会见了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黄琦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他是因当局打击他和“天网义工”的犯罪计划遭曝光而被构陷、被指控为所谓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黄琦声明他绝不变更委托的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出庭,他将拒绝出庭。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未开庭审理。 更多关于黄琦案的信息,请见: 中国人权 黄琦 专页 。 声明 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强烈要求绵阳市公安局局长把完整的抽血化验检查资料交给黄琦,并每月给黄琦定期做肾功能全套检查。蒲文清在致绵阳市公安局局长的信中说,她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肾功能衰竭进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医生先后抽血三次化验的结果至今没告诉黄琦,黄琦多次催问,看守所医生说检查结果在绵阳市公安局长那里。蒲文清说扣压黄琦的检查资料,致使黄琦病情得不到恰当有效的治疗,绵阳市公安局长对黄琦病情加重负有主要责任。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十月十日是我母亲逝世纪念日。母亲去世后,当局残酷地剥夺了我回家安葬母亲的基本人权,致使我对此而抱憾终生!值此母亲逝世五周年之日,特将五年前我在监狱时所写的一系列悼念母亲的书信文稿整理发表,以深情缅怀生养我的母亲。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