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邓小平在改开中的地位是一回事,其人是非功罪又是一回事,而今改开潮水已退,狼藉毕现。过时的人居然开创了一个属于他的时代,根于一个过时的权利圈,只能在矮子里面选高子。中国不会长期甘心于此,沉重喧哗的一页终将翻过去。
当局拿不出说服他们的像样理由,手里没有一面人们心悦诚服、甘愿舍身追随的旗帜。这类旗帜如今在李锐及其同道手里。公开打压他们,理不直,气不壮,不仅得不到同情和支持,反而会大失人心。更难办的是,李锐这样的离休老干部不求升迁,不怕处分,对党政体制内的利益无所求,对体制内的威胁亦无所惧。李锐先生及其同道的存在,实为中国之幸。
用六个字来概述改革开放的实质:卖地、举债、印钱。这是从根本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正当性。卖地、举债、印钱,造就了中国的经济的虚假繁荣。中国经济的致命问题是经济效益的低下,许多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为负。最终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债留中国,钱去他乡。
这40年的改革历史告诉人们:本来由民众逼出的改革,已被专制的放权松绑,逐渐变成集权紧绑,纠错,变成捂错护错,改革不在变质变味吗?改革开放,江胡时代,巳成权力者盛筵;习时代,只是掩饰逆改革的遮羞布。
70年代末期开始的中国改革,并不是一个平滑的连续过程;相反这个过程中曾经发生了巨大的断裂。中国进行了不是一场改革,而是两次改革。如果说,第一次改革所孕育的中国,是一个市场与专制相互矛盾的中国,那么,第二次改革所催生的中国,就是一个专制资本的中国。
刘飞跃是一个典型人权捍卫者,完全担当现代公民的社会责任而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与法治而不懈努力。当局对刘飞跃的重判,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民生观察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香港在未来一定不可以变得与中国大陆的其他城市一样。不然,香港的前途只会是黯淡无光。惟有在此刻,港人能尽力守护香港的独特性及自主性,并做好要有的准备,才能在时机来临时,把握机会,把香港进一步发展成全面的民主宪政体制。这样,香港才能迎向另一个黄金时代。
刻下政制及其代际群体犯了「太过低估」的认知错误。一是低估了民智,反面便是低估了自己的愚蠢。二是低估了亿万国民对于既有政制的强烈厌恶与维新求变心切。三是低估了国际社会对于红色帝国的提防程度。四是低估了历史进程之浩浩荡荡,势不可挡。现代中国不曾、不必、不该也不可能是一个红色帝国。
习近平大规模反腐和清理权贵资本严重破坏了政治信任。而任期制是以政治信任为前提的,一旦开了先例,就难免被效仿。如果习也两届任期交权,必然担心是否会被继任者清算;而只有牢牢掌控住权力,才能避免被清算。所以终身制就是必然的选择。这无疑破坏了邓两项政治遗产,集体领导和有限任期制。
中美关系正常化,中共无疑是最大的赢家,最快见效的好处,是北京在与苏联产生忧虑的争端中得到更大的支持。而更为重要的是,从长线来看,是支持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当习近平政权正向自由派国际秩序构成重大战略挑战,作为过渡期,美国对其他民主国家必须调整政策,但同时不能过度反应,造成不明智的风险。

页面

订阅 民主和政治改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