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对新疆的残暴统治并非始于习近平、陈全国,但习、陈野蛮的反人类暴行和极权手腕,让新疆的状况雪上加霜、严重恶化,维吾尔人和新疆境内各界民众苦不堪言。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统治的是中共当局;出于极权逻辑而施行反人类的极端主义政策的,也是中共当局。
以前就知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但现在,在一些官员看来,认“理”的人,恰恰就是“刁民”。民讲理,官讲法,官民对立。民思乱,官维稳,怎么共度时艰?可叹!民在违法,官在犯罪!谁能告诉我,企业怎么活下去,未来的路在何方?!
据文章,1993年,作者刘小涛的妻子在贵州省黄果树风景区游玩时被突然袭来的大水冲走遇难,作者调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黄果树风景区管理处为接待中共最高层直接安排的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减灾扶贫考察团”,为使瀑布更壮观、突然开闸放水而为;该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难(四人姓名被公开)。虽然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认定该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并承诺要查清和处理责任者,但有关责任者不仅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责任单位、责任人及有关部门至今隐瞒真实情况与死亡人数。国内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只偏重民事赔偿方面,对其刑事追责的诉求则进行淡化。25年来,为了爱妻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运,...
责任单位、责任人草菅人命,一而再、再而三,多次给无数个家庭造成灾难与不幸的犯罪分子却得到了高官厚禄的奖赏,这是对无数冤魂的侮辱与亵渎,对正义与法律的嘲讽与践踏!我可以原谅,但要看到罪犯真诚的忏悔;我可以宽恕,但不容忍剥夺我宽恕的权利——必须把宽恕之权还给我!
当时我所在的四川省XX监狱医院也奉命协助当地搞好这场据说有伟大政治意义的“计生运动”。我作为医院一名“就业医务人员”,目睹了当时的一切情景。可以说当时那个阵仗,对待怀二胎及其以上的孕婦,就象捉拿罪犯一样的对待。
在中国发生的诸多的积极社会变化中,大量中产阶级人群的增长是一个显著的标志。中产阶级在过去一年所经历的创伤不仅仅局限在财富的蒸发和被剥夺,执政党在思想上、言论上、个人行动上对公民的压制也愈演愈烈,中产阶级能够享受的自由空间越来越狭小。绝大多数中产阶级不得不留在中国「与狼共舞」,成天面对著兽性不改的执政党,中国的中产阶级无法不胆战心惊。
彭斯的讲话代表了美国主流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和威胁,认知有了飞跃。中国不仅对美国主导世界秩序的地位带来挑战,而且对美国立国的基本价值和制度,也就是民主的价值和制度带来了严重威胁。中共统治者要坚持与美国对抗,不易得到国内支持,很难“持久战”。这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就会悬崖勒马,这是由他的底线思维所决定的。
中国对非公有经济的国有化抢夺从中共十八大以来就在全面着手开展。中共文革后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持续发生的过往抢夺都是局部的,个别性的行为,但中共十八大后展开的抢夺却是全局性的。可以肯定的是,接下去中国将掀起全国性以民主管理名义对非公有经济的管控吞并狂潮,将非公有经济的公有化,将是接下来中国经济改革的的主旋律。
奉劝访民朋友们把上访的时间和精力用来思考和践行怎样推翻这个绑架国家、挟持政府、奴役人民的共产专制独裁政权,建立宪政、法治、民主制度上吧。这是一劳永逸的从根本上保障我们及后世子孙人权的最佳出路。
中国模式既得益于自由主义的蜕变,也加剧了自由主义的蜕变。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深度整合,中国极权主义体制与蜕变的自由主义精英的深度纠缠,意味着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各自的各种歪解,相互间有很大的支撑作用。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复杂现实。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