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香港人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和章法,只要在这个章法内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一旦越过这个章法就比较抓狂。我虽然没在香港念过书也没在香港生活过,但就我有限的了解来看,放眼整个中国甚至华人社会,如果连香港人都没有格局那还有谁更有格局呢?
我们几十万逃到香港来的大陆饥民感恩香港民众当年的慷慨救助,华山每天集结有上万人。他们衣衫褴褛,躲在灌木丛林中,饥饿难耐,孩子们哭叫,嗷嗷待哺,失散者呼儿唤女,响彻山野,甚是凄厉!香港市民成群结队,送水送食品,送衣送药,处处是扶危济困的感人场景。
参与六四烛光集会人士眼泛泪光(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六四”30年来第一本记录“六四抗暴者”群体的新书《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该书的编者是旅居澳洲的民运人士孙立勇,由美国劳改基金会赞助,明镜出版社出版。 “六四抗暴者”指被当局冠以“六四暴徒”的群体。他们在89民运期间,在军队进城后,以及“六四”镇压前后,拦截车辆、烧军车、号召市民反抗、号召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用堵塞交通等各种形式对当局的镇压进行抗议的人,多为普通市民。 该书作者孙立勇表示,“六四抗暴者”是1989年民运和六四镇压中结局最悲惨的群体,他们被判的刑期最重,关押出狱后遭遇最惨,最不受国际社会关注。 他举例当年19岁的赵庆,...
支持“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中的普通市民、工人、职员、农民、甚至还有像我这样的民警,他们并不是“暴徒”,相反是名副其实的抗暴者。这是一份记忆,是一份良知,是一份对正义的追求,也是一份对残暴中共政权的客观记录。真理是需要不断重申的:忘却他们无异于泯灭良知,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自己。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了,总是想起那些我所调查的,死于暴政的冤魂。他们曾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消亡在专制暴政的铁蹄下。下面一男一女,都被万恶的劳教制度吞噬了青春。我写下关于他们的故事,是为不能忘却的纪念。
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推说,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亲赶集回村路上,受到国保骚扰,一名国保当众威胁说:“你晚上出来时我们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亲去扫墓时,国保的车突然冲到其电动三轮车前面,致使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 江天勇律师因代理过许多人权案件而遭当局打压,并于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狱;在监狱门口即被国保带走失踪,江天勇绝食抗争,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由新闻自由所表征的公众舆论监督权,成了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权力之外的第四种权力。新闻自由与正义的实现密不可分;新闻自由也是其它一切自由和安全的保障。国人当不难明白:有了新闻自由,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才有真正的保障。
今日中国,从国家到地方,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千人公民起诉当事人向各位代表发出呼吁,请摒弃歌功颂德陋习,履行代表职责,质询公权执掌者“最大腐败”谁负责?
“六四”抗暴英雄张燕生身患重度糖尿病,正等待去北大医院治疗。张燕生无业,自费买医疗保险。在此,我呼吁大家伸出援手,为张燕生的下一步治疗筹些费用,让30年前的抗暴英雄得到一些温暖。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