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当国家主义者声称新疆主权的不可侵犯时,他们有没有关心过新疆的居民正在经历什么。统治者对本族人民的压迫,和民族压迫,是互相转换的两个面。当我们对国内一部分人民的命运视而不见,这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我们自己的头上。
化州动乱为何会短时间内迫使政府让步,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担心民间的集体抗争有传染性。为什么一个政府如此笨拙?根本原因就是习近平集大权于一手,习举棋不定时,底下的人要揣摸圣意,宁左勿右,结果搞出一个一个大头佛,最终还是要习近平去面对。
只有尊重生命、把世界上的“花花草草”小心捧在手中的巨人选择的行进方向才是我们这些草菅可信赖的;只有爱惜天下苍生,为我们这些小民计(或曰“以民为本”)的政党才是我们应该选出为天下人执政的。
经济的崩溃,政治的压迫,法制的缺失,在四中全会后将继续恶化。社会矛盾也将因此加剧,民不聊生加上官不聊生,现在割韭菜已经割得商不聊生。而习近平集团还要雪上加霜,搞他的镇压监控现代化,这个节奏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官逼民反了。
广东逃港潮像瘟疫般蔓延全国,十二个省、三十六个县的人涌向广东,广东“逃港潮”已经演变成了中国“逃港潮”。赵反对把饥民当敌人看,反对“有组织、有策划”的“阴谋论”,反对戒严、镇压,主张以疏导为主,平息事态,这个意见被陶否决。
铁的事实说明,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一切的所谓产权都是假话,都是没有意义没有权利的虚设,是可以肆意为权力剥夺践踏的对象。结束中共极权,让中国真正步入法治民主的社会,只有那天,公民产权才能得到真正保护,类似香堂村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39条生命逝去了,我能想到他们会遭到自己同胞怎样的辱骂,因为他们损害了一个国家“虚幻的形象”。人的一生,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只有几次。每一个踏上偷渡苦旅的中国人都背负着振兴一个家族的使命。青春和体能是他们仅有的本钱,三分赌七分拼。
据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开英、刘小玉、韦开珍、周静珠、王永风等数名上海访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观看阅兵飞机时,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处的陌生人包围,被强制押到右外东庄90号接济站(上海政府设立在京城关押维权者的临时黑监狱),之后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审讯,随后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间,家住黄浦区的访民在火车到达上海站后即被戴上手铐,到派出所后被铐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区的几人,家属持法律抗议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书;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刘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后,也同样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关部门投诉并索要刑事拘留通知书,均未被理睬。...
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的七十年,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恐怖、最痛苦的七十年。共产党是民主、自由的天敌。要想从中共手中夺回被剥夺的种种权利,必须像香港同胞那样拿出胆气,齐心协力,奋勇抗争。
党国没有红三代。无论习近平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