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社会民生

作为协和医院当年收治的最危重的“非典”患者之一,礼露能活下来,是个奇迹。她一再说:“我的个人经历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这个经历当中我们能反思出什么来。”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再次强调现金为王,社会将发生巨变。对国内来说,大量的失业将产生大量的维稳。各种控制,包括媒体,将更加严格。粮食价格将大幅上涨,没人种地,宝贵的外汇也不能够再买更多粮食了现在的现状,是五年前造成的。这是30年一遇的黑天鹅。
我的朋友王怡在圣诞前夕被秘密开庭,随后被成都中院判刑9年——这对待他的手法,跟对待我的另一个朋友刘晓波的手法一样。这是我尚未完成的《约旦河穿过成都》中的一节,以示抗议。
我们讲得越有道理,他们的故事也就越编不下去。他们越是编不下去,我们越是危险。我们越是危险,我们越是不能放弃。只要我们坚持,我相信不远处就是黎明。今夜平安,向所有远在天涯海角的读友们道一声祝愿:好好活下去,希望在向我们走来,喷薄而出的日光会照亮我们的脸。
什么是党的领导?就是东西南北中,一切姓党,一切由党发号施令,人民只能“听党话、跟党走”。什么叫人民当家作主?就是一切姓民,一切由民作主,党必须听命于民。“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互不相容、不能并存。
在第一次有意识地接触公益之后,祥子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劳工群体。“农民之子”的身份让他更能够理解底层农民工在夹缝中生存的不易,了解到生活的不公对底层农民的伤害,也看到了劳工这一群体被社会所忽视的现实,而政府的“关心”也可能只是“一场秀”。
中国受香港影响最深的地区是广东。香港发生任何事情,都已经不是孤立事件,都会影响中国,甚至引发国际事件。中国吞了香港,就像吞了毒药,现在毒药逐渐发作,且看中共如何解毒?按照目前的暴力手段,最后是要毒发身死的。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王淑平医生是第一位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的医学工作者,备受当局迫害,不得不流亡美国。今年9月因心脏病去世。本刊发表陈秉中先生的悼念文章,纪念这位以挽救苍生为念,不计个人得失,以一己之力抗争当今体制的勇者。

页面

订阅 社会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