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强权说“不!”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刘飞跃是一个典型人权捍卫者,完全担当现代公民的社会责任而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与法治而不懈努力。当局对刘飞跃的重判,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民生观察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王全璋无罪,公检法有罪!法官周虹、林崑有罪!他们对王全璋及709律师和公民案的抓捕、酷刑、起诉、判决等所有的行为,都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特别是公检法对王全璋等人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并威胁遭受酷刑的人不许揭露酷刑,是灭绝人性的。
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先生报告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法西斯概念,看到他对于青年人的害怕,我真的想说,你最好什么学历都不要有,你只要有常识就行!你什么“自信”都不需要,你只要对自己的子女自信就行!
今天是王全璋被羁押1274天(再有六天就是三年半),被秘密审判第9天。我们到中国最高检控告天津二中院法官林崑、周虹在709案中的违法行为。我原以为,今天最高检的阵势不如最高法。没想到,原来他们手段更高一筹,准备把我们“当街消失掉”!
和许许多多从前来到自由新大陆的中国公民一样,这是一个很无奈、甚至很艰难的选择。我告别大陆了,并不等于我将告别伟大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我将在这里照顾家庭的同时继续和海内外中国民主力量一起为“推墙”大业,为早日结束红色寡头集团在大陆的邪恶统治而做新的努力和奋斗!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中共当局的公安部近日公布了一个名曰《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虽然假惺惺地称作“征求意见稿”,实则是作秀骗人,已铁定按此办理了。中国历史上最黒暗的时期已迫在眉睫了!对当局如此大开历史倒车,颁行如此祸国殃民的恶法,-切有良知的中国人和有觉悟的公民,决不能再熟视无睹,保持沉黙,而必须大声对此说:不!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无音信999天之时,“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开始了她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寻夫之旅”第六天时,她被一群天津国保人员绑架到武清豆张庄派出所。李文足谴责国保的非法抓捕行径,并对来跟她谈话的“领导”(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提出三项要求: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

页面

订阅 向强权说“不!”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