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兰蒄想通过与何韵诗“私了”,即支付其出场费的方式,来平息事态,却被何韵诗拒绝。何韵诗如是说:“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我们不是要建立一个我们想象中能达到公正的,并能一劳永逸的理想社会,这种理想社会也不可能存在,而是要建立一个能不断对不断产生的利益纷争进行均衡的机制,这一机制,就是民主机制。
制定大陆“宪政转型”时间表、路线图,必须也只能由民间反对派主导。事实上,民间反对派才是推动大陆“宪政转型”的中坚力量。民间反对派为现实社会中的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赢得的不只是道义资源,还有未来。
中国在最近几年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变化的方向却不确定。我们曾说不走资本主义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老路,但中国的变化不是走向资本主义,就是走向封闭僵化。二者必居其一。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