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从香港目前政治现实看,“港独”的空间非常有限,而民主自决自治有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香港人认为对自己更加有利的是切实落实政改,享受一个真正的高度自治环境。
歹托邦(dystopia)是乌托邦的反义词,希腊语的字面意思是“不好的地方”。与理想中那种完美的境域完全相反,歹托邦乃指极端恶劣的社会形态。毛泽东发动文革至今已五十年之久,他本人的劣迹举世有目共睹,所推行的暴政为害至今,但还是有不少人习惯用“乌托邦”或“理想”这类字眼强调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从历史来看,毛泽东所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更是“歹托邦”动机,如中共八大往后所有的政治行动——共产党整风、大跃进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全是为了推翻八大所制定的总路线而做出的出击。直到1969年第九次全国大会时毛的思想成为全国指导纲领,毛的报复才算落幕。
为了坚持他们特权利益,他们称杀几十万换来稳定,却难稳,还杀出一个贫富悬殊的官僚资本特权阶级,这阶级只占人口0,1%,却拥有全国70%的财富,并成为中国维护他们特权抗拒公平公正公开原则的阻力,使分配不公,达到鲜有的极端,并且,埋伏着经济、政治等矛盾与危机,若今上回头借助老毛集权与暴力解危,可能是黔驴技穷的铤而走险,和一次豪赌了。
就目前而言,民族主义者主要是向外使劲而不是向内使劲。对外国政府表现出强硬态度,但面对本国政府或官员时,则表现十分软弱。对外国(如美国)侵犯人权问题十分关心、敏感,反应激烈,但对自己或身边的人受侮辱、受侵犯,则表现麻木,委曲求全。对日本某一本教科书篡改历史怒不可遏,但对自己所学的教科书和课堂上的谎言却坦然处之。
国家,或为独立国家,正为英国的统独公投所实践。它彻底颠覆了把土地(指有人居住的土地)当作是那个国家的领土,进而当作是那个国家的利益的陈陋观念。
实行私有化,使政府领导指挥控制社会的工作,转变为维护社会秩序和提供公共服务的工作,是现阶段比之民主更紧要之事,也是实行真正民主的前提。
兰蒄想通过与何韵诗“私了”,即支付其出场费的方式,来平息事态,却被何韵诗拒绝。何韵诗如是说:“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我们不是要建立一个我们想象中能达到公正的,并能一劳永逸的理想社会,这种理想社会也不可能存在,而是要建立一个能不断对不断产生的利益纷争进行均衡的机制,这一机制,就是民主机制。
制定大陆“宪政转型”时间表、路线图,必须也只能由民间反对派主导。事实上,民间反对派才是推动大陆“宪政转型”的中坚力量。民间反对派为现实社会中的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赢得的不只是道义资源,还有未来。
中国在最近几年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变化的方向却不确定。我们曾说不走资本主义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老路,但中国的变化不是走向资本主义,就是走向封闭僵化。二者必居其一。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