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帝国崛起的幻觉是人类历史上是长盛不衰的政治海洛因,其剧毒的性状有过无量数的历史佐证。它从人性的权欲中疯狂繁衍,结出各种畸形的政治毒瘤。对本国的横征暴敛和对人权的摧残,对他国的掠夺与屠戮性战争,便是吸食这一政治海洛因的结果。
中国现在的深层矛盾,是落后的政治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除了在朝核问题上表现出来之外,还表现在中国需要全球化来发展经济,却又死守破坏干预市场的政治体制之上。这种矛盾正在逐步激化,表现在经济的不断下滑。
中国已达到其国家转型过程的关键转折点,未来存在四种可能路线。其一,新极权主义,结果是经济倒退、萎缩,政权崩溃;其二,延续目前的硬威权主义,结果是有限改革、停滞、衰退;其三,软威权主义,结果是适度改革和部分转型;其四,半民主,结果是成功改革和完全转型。政治与中国未来的所有方面直接相关,假如不进行政治改革,不推行重大的自由化举措,中国的经济改革和社会进步将继续维持相当微不足道的局面。
大多数时间,中国中产阶级在遭遇和当局的冲突时,大多数的中产阶级成员,都尽量避免挑战体制。他们会采取规劝的策略,声明他们对体制规则和政策的忠诚,只批评低层级官员的执行问题。在众多的调查中,中产阶层的受访者都对中国的威权体制表现出高度的支持。
在许多美国人、欧洲人对西方式“政治正确”感到很不耐烦并心生厌弃之际,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仍然对之抱以羡慕、景仰的态度,且坚定地相信:尽管西方式“政治正确”有某些偏激和不切实际之处,却依然是文明政治、美好社会的指针之一。
30年来,有关文革的文字可谓汗牛充栋。杨继绳为了写这部文革通史,单单是阅读量之大,就不能不让你佩服;再加上梳理辨析的工夫和贯通理解的眼力,历时十年,独立完成了这部巨著,在文革史的研究与写作上立起了一座里程碑。
开放,允许国外商品资本包括文化进入不是侵略。如果开放会带来经济侵略,那就不如封闭的好。如果中国的落后源于封闭,便不是源于外来经济“侵略”,如果源于外来“侵略”,便不是源于封闭。
认为中国不怕贸易战的想法是大错而特错。当今中国经济持续低迷、“L型”远未见底,资金加速外流、外汇储备锐减,房价泡沫膨胀、股市濒临崩盘,一场伤筋动骨的中美贸易战,中国注定承受不起。
吉恩·夏普(Gene Sharp)是过去几十年中世界上最有影响的非暴力抗争研究者和倡导者。他的著作在不少国家争取民主的斗争中发挥过重要作用。1989年,吉恩·夏普与其助手布鲁斯·詹金斯(Bruce Jenkins)飞到北京实地考察了正在发生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他认为那场运动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计划;由于缺乏计划,抗争停留在自发的、技巧性的层面,而不是战略性的。
在习近平治下,中央集权无度、个人集权无度,重大政策性权力操于“领导小组”和领导人之手,中共政体迅速失去了邓、江、胡时期的体制弹性。过度集权之后的习近平别说政治改革,连经济改革只怕也没条件、没机会了。就治绩而言,习近平之治当然没办法与胡温之治比优。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