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纵观整部零八宪章,可知其完全立足于觉醒了的公民立场,而决不是站在威权统治者的立场上。它的主旨是保障人权和把权力关到笼子里去,而决不是把重心放在给“当权者留足充分的余地”上,更不是“给皇上递谏言状子”。
习有“个人魅力”吗?且不论他只有初中文化水平,迄今为止,他将“通商宽农”读成“通商宽衣”、他的“政治化妆师”为他设计“晒书单”以比附毛泽东“乱翻杂书闲书”的陋习,已成互联网上的笑料。若为习近平计,他何苦要去当“毛二世”?撇下韦伯理论不说,此举非但不能为习家光宗耀祖,反而是将自己降低到了毛新宇那一个层级,离痴呆很近了。
我知道,按照现行的标准,我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我要是校方,为了保障意识形态不出问题和经济效益不受影响,也要开除像我这样的害群之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下岗了!
从俄国到中国的共产党极权主义的“人民”观,又在有机整体论上更进了一步:他们的所谓“人民”,是一个阶级化、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的有机整体。共产党的独裁者,则是时刻为了“人民”、随时拯救“人民”、永远代表“人民”、与“人民”融为一体、须臾不可分离的“人民领袖”。
于言论自由的暴虐压逼是中共钳制人民思想的传统手法,而驱策"五毛党"狙击人民自由言说则是流氓的新战术。“泛五毛”是相较于“五毛”而言的。“泛五毛”们是赞成言论自由原则的,但实际行动上对自由言论的危害于嫡派“五毛”们无异。
王实味遇难80年后的今天,即或王实味已获得平反,但中国的文字狱并没有消失,以言治罪在中国仍大行其道,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变本加厉。王实味式的悲剧还在进行中。
相对于陈独秀,胡适政治上无疑高明太多。陈独秀就错得太离谱了。这是其对政治不懂不擅而又狂热卷入的必然后果。这真是一个大悲剧。有着这种大悲剧的知识分子,岂止陈独秀一人,过去百年中这是一个巨大的群体。他们烧掉了自己,却并没有照亮什么,世界反而愈加黑暗。这才是他们所有大悲剧中,最大的悲剧,最令人扼腕。
造神拥立独裁的推手们绝不相信自身最危险,但是无数的历史事实却无可辩驳的证明,这些造神拥立独裁的推手们面临危险难有善终。习近平或许不要只想着独裁的爽意,也应该夜深之时留意一下历史,历史证明独裁的效仿者大多难有前者的好运。
改开近四十年了,原来以为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的那些二货,谁知又被翻了出来,粉墨登场了,这大概又是时代的需要。歌手们在唱: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唱完也就完了,因为现在很少有人会相信,逝去的爱,过去的爱,曾经发生过的爱,还可以重来!但如果问,有多少二可以重来?请你等着看吧!
读书人虽然也是人,但由于他们读书明理,掌握着一个民族的道德资源,所以,一般来说,代表着民族的良心。如果他们也全部屈服于皇权之下,不得不为皇帝唱赞歌,那么这个民族的良心就基本上泯灭了,整个民族都会变成一群奴隶。这就是中国奴性社会一直茁壮成长的秘密。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