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中国显然吸取了苏联崩溃的教训,把自己的经济体系和西方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就像一个蚂蟥一样,不仅仅是停留在牛的表面,而且钻入了牛的血管之中。西方世界每年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就相当于一头牛在给蚂蟥吸血。川普总统的贸易战不是不应该,而是已经太晚了,只能止血而已。如果要想像苏联那样让中国崩溃,需要一场冷战:冷战2.0。
人类从自然状态里走出来进入契约社会,必然把人的一部分权利交给政府,但人的三个基本权利不能交,即生命、财产、自由。政府存在的目的,不是追求政府的既得利益,而是为了公共福祉。公共福祉就是要保障公民的生命、财产和自由,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侵犯。
在公共讨论中,尽量多用事实和数据说话;少用或不用艰深的学术词汇,少掉书袋;不质疑别人的发言资格,任何人都有发言权;除非有可靠的证据,尽量不猜测别人的发言动机;不扣帽子,不在道德上评判对方,尽量少用刺激性的语言;接受正确的批评,无论对方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有认错和道歉的勇气。
重复毛氏集权专权霸权的习氏,无论学力、能力、威力皆不如毛氏,启用近臣、倿臣、弄臣类的亲信之江新军,能比毛的康生、陈伯达加周恩来、林彪这些老政客老党棍老军头吗?这重复毛氏集权霸权的老戏,能演成什么下场,还有多少悬念吗?
资本的抽离造成了美国原有社会结构的坍塌,从而形成一种全球化背景下的断裂社会。值得注意的是,在资本抽离的情况下,社会结构变化会产生一种驱动力,这就是朝向民粹与极权的双重变奏。下层被资本抛甩出来,可能会更加向权力寻找寄托,于是就为权力的扩张提供了社会基础。
知识分子号称是社会的良知,知识分子的良知是什么,就是学问扎实、说话公正。老百姓掏钱养活你就是让你做学问的,这是你的工作,做好是你的本分,做不好或不好好做你就没良心。怎么可以满纸仁义道德,私下里却蝇营狗苟,帮着少数人掏空大伙的腰包,自己也赚得脑满肠肥。
想要走出历史三峡,需遵循法治原则,保障公民权利,上立公权机关制衡之机制,下推公民参与各级地方政务,中间理顺政党和政府之关系。如果立宪修宪只图行政上的顺畅,而致立法、司法的制衡作用更加衰微,前景则令人担忧,毕竟世界近代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党国一体或朕即国家而能长治久安的社会。
不要低估沉默的多数。在关键时刻,他们会显示自己的力量。任何时代,任何社会,思想先驱和政治活动积极参与者肯定是少数。大众在自己的天地中发光发热,平日只关注眼前的事物是社会生活的常态。但在某个历史时刻,地下的熔岩会喷发。
“红、蓝女事件”之所以抢镜,绝不单单是因为发现了一个浅薄、沦落的女子而兴奋,而是因为那位率性的蓝衣女对红衣女所表达的蔑视,形象地表达了中国普通民众对中共造谣机器的鄙视、对霸道的中国执政党的愤怒、和对中国政治生态的无奈。王沪宁则是中南海版的“红衣女”。从翻白眼的“蓝衣女”变成谄媚的“红衣女”,这正是王沪宁和所有那些向集权制度出卖灵魂的中国文人们的晋身之路。
民主制度有问题吗?当然有问题。丘吉尔说:「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断地被试验过的政府形式之外。」其他所有试验过的制度比这个「最坏的形式」更坏。「最坏的政府形式」的民主制度,不是要治愈人性的疯狂,而是要用各种相互制约的方法去抑制人性的疯狂。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