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从三门峡工程到三峡工程的决策体制看,中共依然政治挂帅,依然一意孤行,依然迫害良知,依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压制不同声音、迫害异己,中共没有进步!
盖棺定论,笔者在李鹏的棺还未盖就见到评他一生是:既演了一个儍子,又演了一个恶人,这颇矛盾的角色,似乎很奇葩。其实李鵬的儍子形象,只是某些局部,他的文化素质显得劣,可在党文化,应是高材生。
刘晓波和我完全不同。30年前那场大屠杀,令他和我的灵魂彻底改变。独裁者们甚至害怕这个著名思想犯的骨灰。他给我的信中骇然浮现“一个殉难者的出现就会彻底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
六四镇压让中共在国际社会声名狼藉,在国内更是千夫所指,但是跟中共历史上犯下的所有罪孽一样,它也成为其维持统治的正面资源。北京比谁都清楚,并不存在和平共处的“一国两制”这回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控制一切是强大的专制政权的本质需求。
习近平从未在党内形成一言九鼎的地位;习近平的种种动作,如摆脱终身制的限制,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自封“定于一尊”都是因为他想要一言九鼎而不得的努力;美中贸易战谈判在5月份破局和香港反送中示威,使习近平距离一言九鼎越发遥远了。
这种黑白共治,模仿中国“黑社会主义”模式,激起香港全民的危机感。共产党一向对民意反其道而行之,但是心存畏惧。如果香港的不合作运动发展下去,必然严重伤害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让共产党的金库丧失功能,内斗必然加剧。
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线,特别是守不住司法和执法队伍去政治化的底线,香港自救就无从谈起了。而反过来,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这个底线,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样对内地产生重大影响,催生一场重建共和的光荣革命。
整个三峡大坝工程本身极为具有象征意义,它是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个缩影。如果有一天三峡大坝真的出了灾难性事故,那恐怕就是"中国模式"正式宣布破产的一天。
习近平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在国际社会遭受如此冷遇,没人尊重他把你当朋友,当客人,甚至当熟人。当不需要的时候,连一个微笑,一个注目礼都不会给。只有内心的厌恶,脸面的轻视。
台湾虽小,在中美大国关系中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民进党的蔡英文亲美,国民党的韩国瑜亲共,谁当选,就代表着台湾人民对未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道路选择。亲美,其基础是安全和价值;亲共,其基础是所谓的“发大财”的愿望。台湾人要选择发大财,还是选择民主,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