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你们的出现,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看到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至少还有一个地方还是有希望的。更为可贵的是,你们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血性、勇敢与正直,以及公民不服从的素质,像高耸的狮子山,面对暴政,永不低头。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两个多月,港警的打压越趋失控、血腥和暴力;加上传媒归边、各大发展商相继投诚、铺天盖地的监控系统、警黑合作无间、疯狂的秋后算账、滥用私刑及白色恐怖等情况,令我们不禁担忧:倘若输掉了这场仗,香港将成“新疆2.0”。
“万岁”在中国就是皇帝的代名词。毛泽东掌握了党政军大权,取得了世俗政治领袖和宗教教主的地位,其权威超过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毛死的时候,习近平就在那种极度个人崇拜的环境中长大,如毛泽东那样被人膜拜就是根植在他内心的魔咒。
目前中国对新疆的统治表面稳定,却以失去当地民族的人心为代价。这种稳定可以维持一时,却在为未来埋设炸药。民族的敌对关系将双方越推越远,多年积累的不满乃至仇恨一旦爆发,无疑将非常猛烈。如果新疆真有一天变成了波黑,生活在新疆的每个民族都会流很多血,留下难以胜数的痛苦。
中国政府在网络平台散布的谣言中,最具有煽动性的一条就是将香港示威活动描述成所谓的“一小撮港独分子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分裂中国”的活动。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事实依据,完全是中国政府欺骗大陆民众、转移人们的视线、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一种邪恶伎俩。
回顾一九五一年回国以来,每逢大、小政治运动都首当其冲。到头来,“贫归故里生无计,病卧他乡死亦难。”不堪回首的个人劫难也涵盖了半个世纪的家国之痛,是对一个“史无前例”时代痛定思痛的见证。
本书的最高价值并不止于保存了一人一家“受难”的真相。更重要的,它写出了中国知识人在历史上最黑暗期间的“心史”。巫先生以“受难”的全部人生为中国史上最黑暗时代作见证,这是他个人的不朽的盛业,然而整个中华民族所付出的集体代价则是空前巨大的。
中共的当权者是不会在根本问题上对港人做让步的。但我的期望是,无论发生甚么,港人都能守住自由人的尊严。我相信港人有这个机会,我更相信,如果做到了,港人将对中国人的自由,以至对整个人类的自由,能做出重大贡献。
香港工委书记权力高于林郑月娥,王志民是全港最高领导人,领导着林郑。只因香港情况特殊,共产党只能以地下形式运作,在各个界别机构内组成秘密党组织。香港警队内己经组成若干党组织,可能多数在高层警官中。有人说警队己成独立王国,香港警权基本上已被中共地下党所夺。
一国两制,如同把食肉的狼和食草的羊关在一个笼子里,要么狼饿死,要么狼吃羊。除非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发生质的演变,否则这种“狼吃羊”的危机迟早是会到来的。今日香港局势不幸被作者言中了。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