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发展战略有什么样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种版本:对外宣传的版本,政府内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国民众的官方版本。从这三种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真正的发展战略规划、国际宣传策略,以及政府当局想告诉自己人民的是什么。 对外宣传版本 对外宣传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白皮书形式颁布的《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除了有中文原版外,还有官方英译文本。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个关键点:(一)中国政府将继续加紧对互联网的控制,互联网作为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属於“主权管辖範围”;(二)中国“保证公民在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和公众了解、参与、听取和依法监督的权利” ;(三)...
贺诗礼 由中国人权翻译 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以下简称《条例》)自2008年5月1日生效起已近两年。各方评论对中国首次颁布的获取信息的法规的执行多有批评或怀疑,从“中国行政的透明度——子虚乌有” 1 及“虚假的中国信息公开法” 2 等新闻标题可见一斑。事实上,尽管现在个人有较大的可能获得与他们个人生活有关的信息,但是,政府机构一般都不愿意提供制定政策和政府运作方面的信息;而且中国的法院经常拒绝受理信息公开案件,即便受理,裁决也多是偏袒政府的。 3 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对《条例》的执行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发表了2008年度《中国行政透明度年度观察报告》。...
高文谦 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参与博弈的各方都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中国当局最近频频动作,先是重新修订了国家保密法,明确规定将互联网和其它公共信息作为监控对象;接着,负责掌控互联网舆论的中宣部高官王晨又向人大常委会作专题报告,言词之间掩盖不住对互联网失控的担忧,敦促尽快制定颁布《〈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实施细则》等一系列管理规定,为当局管制网络公共信息提供法律依据。 中国当局如此大动干戈,必欲置互联网於掌控之中,主要是出於两个原因:其一是维护极权体制的本性;其二是为形势所迫——互联网已经成为挑战一党专权的心腹大患。中共打天下坐天下,...
[English / 英文] [PDF 445 KB]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编者注: 文章中用括号括出并被划去的部分是最初出现在5月4日的版本中但从5月5日的版本被删除的内容。例如:【 网络音乐市场规模达17.9亿元。 】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权力自私,也由於民间力量的分散,短期内还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换代的政治力量,官权内部看不到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开明力量,民间社会也无法聚积起足以抗衡官权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国向现代自由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时间估计。 同时,相对於中共政权的强势而言,民间社会仍然弱势,民间勇气不够及其心智还很不成熟,民间社会还处在最初的发育过程之中,因而也无法在短期内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权的政治力量。在此情况下,中国政治体制及其现政权的改变,任何急功近利的计划、纲领乃至行动,...
刘晓波 2007 [English / 英文] 震惊海内外的山西黑窑奴工案,从曝光之初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但是,与海内外要求深层问责的滔滔舆论相比,也与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批示、派员、道歉、数万警力的地毯式排查相比,更与山西官权“十天内解救所有奴工”的军令状相对照,山西黑窑奴工案的收场就显得过於敷衍了事。现在,广泛存在、长达十多年的黑窑奴工现象,已经被缩小为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家黑窑;被送上审判台的罪犯不过是寥寥几人,起诉罪名也缩小为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三项罪名,而非法使用童工、拐骗绑架和虐待儿童等罪名不见了。宣判结果:砖窑监工赵延兵被判死刑,...
2008年12月9日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中共党魁胡锦涛首次正式访美,依然沿袭六四以来对美外交的低调务实,意在保持稳定的中美关系。为减少中美贸易逆差,中共送上162亿美元的大订单;为安抚美国对知识产权问题的关注,胡锦涛到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家做客,在访问微软公司时高调重申保护知识产权;为了缓解美国对中共管制汇率的强烈不满,中方承诺将越来越灵活地处理汇率;胡锦涛在美国一系列演讲中均表示:中美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和坚实的合作基础,肩负着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责任,一个健康稳定、不断发展的中美关系,不仅造福两国人民,而且有利於亚太地区以及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同时,...
刘晓波 2005 国家由它的民众构成,民众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也是国家主权的来源和国家利益的拥有者。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权力来自民众的授予,政府靠民众血汗养活,政府或执政党仅仅是国家的公仆而非国家的主人。政府必须真正地而不是口头地把民众当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当作民众公仆。所以,政府的首要职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权力和国家财政,都必须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须具体化为民众的利益,最终具体落实为个人的安全、财产、自由和民主等诸项法定权利。 总之,尊民爱民、特别是尊重和保障民众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评、甚至反对政府决策的权利,...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后毛时代的中共政权,虽然独裁依旧,但并不狂热,而是理智的独裁,越来越精於利益计算。特别是六四大屠杀后,任何努力都无法缓解中共意识形态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带来的惟利是图、普遍腐败和两极分化,更使政权的合法性危机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独裁化民族主义的煽动,也无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维持政权的主要方式只能乞灵於经济高增长和利益收买。没落的帝制传统、腐朽的拜金主义和垂死的共产独裁相结合,演化为那种最坏的掠夺型资本主义和现行的灰色统治方式,极端机会主义的统治也使今日中共独裁呈现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