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北京当局最关注的是中国眼下急剧恶化的美元短缺。区块链是否能解决未来的“美元荒”呢?我以为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长期的支付体制,也就是货币体制,基础都是信任和信用。中共的价值和体制缺的就是这个,所以中共可能利用这种技术害人,却不可能救己。
经济的崩溃,政治的压迫,法制的缺失,在四中全会后将继续恶化。社会矛盾也将因此加剧,民不聊生加上官不聊生,现在割韭菜已经割得商不聊生。而习近平集团还要雪上加霜,搞他的镇压监控现代化,这个节奏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官逼民反了。
“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刘阿斗”,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
香港人这一场“流水革命”,继续牵引着全球目光,想知道香港人为何能团结抗争5个月,依然坚定不移。要理解今天的香港,我们应该从这个前提说起:香港人是寻求自治的「无国家共同体」。只有认识到这个前提,我们才能理解“流水革命”作为香港自治运动最新篇章之时代意义,进而思考中国和自由世界将如何应对香港人的自治要求。
中共接受“六四”教训不出兵,以警代兵,港警队伍中混有中国警察已是不争的事实,粤港澳警已是一个系统,指挥权早已在中共的手里。三个多月来警察的暴力在不断地提升。抗争者血泊街头的画面惨不忍睹。虽然解放军没有进港,虽然坦克没有上街,虽然没有机枪扫射,但它正在超越“六四”。
广东逃港潮像瘟疫般蔓延全国,十二个省、三十六个县的人涌向广东,广东“逃港潮”已经演变成了中国“逃港潮”。赵反对把饥民当敌人看,反对“有组织、有策划”的“阴谋论”,反对戒严、镇压,主张以疏导为主,平息事态,这个意见被陶否决。
中共与香港的代理人一直在阻挠香港的民主进程,让和理非无路可走。香港抗争主流一直是和理非的,勇武派本是和理非,他们不是主动出击挑衅,而是遭受暴力镇压被迫作出的反抗。
中共从来没有在民意面前退却过,反送中事件也是如此,内斗因为都要斗倒对方而不容向“颜色革命”妥协,又不敢出动军队或武警进行武力镇压而引发国际制裁,因此除了暴力恐吓以外就是用拖延战术期待变局。
铁的事实说明,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一切的所谓产权都是假话,都是没有意义没有权利的虚设,是可以肆意为权力剥夺践踏的对象。结束中共极权,让中国真正步入法治民主的社会,只有那天,公民产权才能得到真正保护,类似香堂村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从表面看,习近平集中了更多的权力,但实际上,因为处理美中贸易战和香港危机不当,习近平的权威受到自上任以来最深重的质疑和挑战。中共一反常态,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连三天也不开放网络了,这说明中共或习近平面临的局面,只能靠进一步封闭来维持,他们连三天的自信心都没有了。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