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谭松一直在权力高压下坚持揭露历史真相的调查写作,克服重重困难,为此付出失去工作、甚至坐牢的沉重代价,但他始终没有后悔和退缩过,显示出一个良心作家的情操,其成果已获得广泛的认可。
中国大陆年年都纪念“五四”,几乎成了一种仪式化的活动,今年难免又要大办。选择这个日子清场,在纪念牌前大办“成人礼”,堪与祭孔大典一比。高举“五四旗帜”而阉割“五四精神”,实为当今一大怪象。
“五四”精神在现代中国是一股实实在在的历史潜力。只要政治压力稍松动,便会卷土重来。“六四”之后,“五四”精神已被彻底地镇压了下去。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等等普世价值都被视为是“西方的一套”,如果“搬到”中国来,便“非乱不可”。
以《炎黄春秋》为旗帜的中共党内民主派,被认为是“两头真”的群体,李锐先生亦为其中翘楚。我宁可认为这是一种历史现象,不希望它变成一种社会现象,因为毕竟中间有一段失真了。不幸的是,当下体制内外“两面人”比比皆是,“双重人格”已成社会常态。
讲耀邦精神,就是改正毛泽东所做的事情,耀邦所想的改革就是改掉毛泽东。现在实行的体制实际是毛泽东的体制。东南西北中,工农商学兵,党领导一切。这个体制到现在更加完备了,更加严厉了,现在是需要维护、巩固、深化。
自从习近平成为中共团伙大佬后“学习”一词便有了特殊含义,成为为习造势吹嘘溜须拍马的专用术语,随着习近平专制独裁发展的个人崇拜的需要,越来越带有胁迫强制和运用行政和党权为习造势趋向。
今天中国局势已经回到毛泽东的狂热及其文革重演的闹剧。而这种闹剧正是中国深陷在转型陷阱中的侧影。中国四十年来的改革都是民生层面的改革,而仅仅停留于民生改革,若无民权的保障,一切都是虚幻,改革成果必然得而复失。所以,中国现在急需进入旨在落实民权的改革时代。
阿Q子孙的伟大复兴梦,不过是秦始皇吞并梦的翻版,德日纳粹后发优势争霸世界梦的再现。什么时代了?怎么总是从专制王国生发出腐恶得发霉生嗅的老梦,做点真正现代民族复兴梦,才是出路!阿Q们从土谷祠睡进中南海的复兴梦,那些腐朽、荒唐的设想不改,绝对是噩梦!
一个林昭,一个顾准,这两个人物的存在,使与他们同时代的许多有头有脸的知识名流,黯然失色。人们当然可以说,这两个人物太伟大了。但人们也可以说,作为这两个人物的参照族群,实在太卑微了。未来的中国人,蓦然回首这段历史,也许会说,那个时代,总算有林昭和顾准。
中国社会的走向,最终必将实现民主,民主宪政必胜。最好的方式还是让民众觉醒,只有群众的觉醒才能实现民主转型。只要民众有了公民意识,民众有了觉悟,中共极权专政就不可能长久。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