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无关。它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造出来的。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只存在着言人人殊的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曾经风行一时的马克思主义,是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 在中国曾经起了并且仍在起着作用的,是捏在中共手里的马克思主义——简称“中马主义”
就贸易问题本身而言,习近平不敢不满足美方的基本要求,因为他实在不敢去冒打一场贸易战的风险。虽然贸易战对双方经济都不利,但对中国政治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是习近平无法承受的风险,不仅有下台之虞,更有经济衰退引发社会动乱的可能。
美国政府和精英层判别潜在威胁者所使用的第一个尺度,是聚焦在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体系上,这个分量最重;第二个尺度是关乎种族和文化包括宗教;第三个尺度是规模,对方的领土(领海)、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地理位置等构成了其综合潜力的基本要素;第四个尺度是发展的速度和素质。第五个尺度是行事或操作的方式。
人的主体性要求个体的独立存在,国家对他而言唯一的意义便是服务于自身的公共存在。国家的暴力本性决定了个体的人受到干预乃至侵犯的程度越高,国家存在的必要性也更加可疑,个体的反抗权利越真实分明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国家的共同体价值越高。
中美签订的条约,是把中美贸易多年的逆差削减掉,如果要说不平等,那是中国对美国的不平等。习近平对这次中美谈判被迫削减贸易逆差必然耿耿于怀,在他有限的视野与词汇中只能想到“不平等条约”,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情绪。这种自打嘴巴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弄不好引火烧身,最终毁灭自己。
此次马来西亚「变天」传递的一个重要信息,就是马来西亚人民对纳吉布政权的不满,也包含了对他与中国勾结损害本国利益和人民权利的不满。换句话说,对中国的不满,促进了马来西亚反对派的团结,是导致纳吉布下台一个重要的原因。所谓「中国梦」,说穿了就是想做世界「老大」的梦。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又可分为“软”、“硬”两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另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批倒批臭”。
最有讽刺意义的就是,「芯片战争」要解决的实质问题,和鸦片战争要解决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按照什么原则来发展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与合作。西方文明相信唯一正确的原则应该是对等(reciprocal)的原则。中国的当权精英认为,如果按照这个原则,无异于要求中国解构自己独特的政治秩序。
习近平偏爱《共产党宣言》实属阶级错位。在中国,所有阶层都可以喜欢《共产党宣言》,但只有中共领导人不能。1、中共现在是中国唯一的大地主、国家资源的垄断者;2、中国40年前,除统治集团之外,人民全是无产者。3、按照《共产党宣言》阐述,中国数亿无产者应该组织起来,用暴力推翻中国的现存社会制度,包括这个制度的守护者中国共产党。
习近平作为红二代胆大包天,一口吃个月亮,再一口吞个太阳然后成为世界领袖。这就是搞群情公愤的个人崇拜。这是对党章的不尊重,也就是对全党的不尊重。这是对广大知识分子的侮辱。这是对广大人民的鄙视。这是倒行逆施,是历史的大倒退。悬崖勒马犹未为晚。

页面

订阅 评论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