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在中美贸易关系上,习近平优先考虑的是所谓「党国」的利益,而不是普通中国人的利益。习近平和特朗普都是刚愎自用的强人,他们对中国危机的严重性和经济的脆弱性可能会估计不足,因而他们出于个人政治利益启动的贸易战,可能会导致他们并不想看到的后果。
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以否定计划经济的前提——闭关锁国与国家全面垄断所有经济领域为开端,逐步放开私营经济,引进外资,后来又加入WTO,全方位进入国际市场,这才跻身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当年实行计划经济(统制经济)的所有条件都不复存在。
因为世界上充满了对权势的贪婪、艳羡、恐惧和盲从,所以专制独裁的暴君从不缺乏助纣为虐者,尽管人们无不知道其中的危害和危险。只有铲除生产独裁暴君的温床,既社会权力相互制衡和民主选举产生,人才可以活得像人似的而不寻求权力捷径。
新加坡峰会之后的美中朝关系,正如一位专家朋友所说,美朝不会走得太近,中朝不会走得太远。中国的一党专制是朝鲜的政治后盾,而朝鲜的经济复苏也离不开中国的援助。对中国而言,借这个持有核武的小兄弟,来牵制美国的力量,何乐不为?
小民琐事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一个国家最深厚的潜力,一个国家长远的实力,可能就是在这里。从这个意义上说,小民琐事才是真正的大国重器。
金正恩正在学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和美国修好以抗衡苏联的三角政治游戏。许多迹象显示,他想与中国拉开距离。金正恩刚上台不久就把他的姑父张成泽处以极刑,并暗杀同父异母的兄弟金正男,原因之一是这两人主张对中国友好。金正恩与美国走得太近怎么办?南北韩如果都成为美国的盟友,对中国,对习近平是噩梦。
戊戌变法失败的原因很多。依我个人的看法,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国家利益和王朝利益之间的冲突。清王朝是满洲人建立的,国家与王朝之间的利害冲突最后终于集中在满汉之间的冲突上面。戊戌变法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便是满族统治集团忽然警觉到:无论变法会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好处,都不能为此而付出满族丧失政权的巨大代价。
我个人不喜欢特朗普的人格和世界观,但我认同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恶人有可能扮演「必要之恶」的角色。不敢动武,是特朗普的前任贻误时机的原因,而特朗普真敢动手,确实给解决朝核危机带来了机会。但如果特朗普因此而获得连任,对美国和世界则未必是福音。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通过在国际上的宣传,还有提供技术、经济和外交援助,必然会进一步帮助其他威权政权。中国对国际机构的影响也会更加有效,可能会减缓过去四十年内民主在世界上取得的发展,甚至有可能让世界民主倒退。对民主国家而言,最好的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方法是让自己国内的民主拥有更好的表现。
为了避免最终的溃败,中共治理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扩展到“枪杆子里面出真理”。2018年的许多迹象表明,我们可能还无法以线性的决定论思维来预测民主化是否一定会发生,但我们可以以概率论来判断,中国民主化正在成为大概率事件,鹿死谁手还有待新的历史博弈。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