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据国内知情人士消息,原定于3月26日开庭审理的董奇案,法院于3月23日以光盘阅卷没有准备好为由通知律师取消开庭。深圳居民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和“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于2017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抓捕,5月25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6月30日被以同一罪名逮捕,至今已被关押10个月。 圳龙岗董奇案原 3月26日开庭遭取消 3月23日傍晚,律师接到深圳龙岗法院通知,取消原定于3月26日下午三点在龙岗法院第六审判庭进行的董奇案的开庭审理,何时开庭,法院也没有给出时间。 23号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董奇,被以律师会见号没有了为由而遭拒绝。...
“江先生的健康状况显然在数月间急剧恶化。据报道他的身体虚弱且记忆力严重下降,令人怀疑他可能被人下药。”专家们指出。“由此引发了对拘留期间遭受酷刑或虐待的担忧,拘留期间也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专家们敦促对江先生提供紧急医疗救助并向其家属提供一份关于其健康状况的完整报告。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上海市民朱亚平就妻子葛开英因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而遭秘密关押发出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信中说,葛开英3月9日到北京投诉上海有关部门违法乱纪和对其实施迫害后,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人员及其雇佣人员秘密从北京绑架回上海关押,其后失去联系。 上海访民葛开英“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带回后遭秘密关押 朱亚平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叫朱亚平,住中国上海市徐汇区日晖六村176号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开英去中国北京当局递交信件材料,投诉中国上海市黄浦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和街道办事处违法乱纪和实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和其雇佣的恐怖分子(官方称呼为临时工)...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发帖说,自己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此她将《环球时报》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损失费709709.709元等5项诉求。 李文足名誉保卫战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妇,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了给大家一个真相,为了我李文足的名誉,今天已将环球时报诉至法院!胡锡进,有种就出来对簿公堂!? 上午3:25 -...
我希望警察知道,他们将我无缘无故关了二十几天,已经让我丢了工作,身体崩溃,家中因为律师费借了几万块,我一辈子打上了罪犯的烙印。今后,我或许很难找到工作。这次无辜受难,使我原本贫困的家庭又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北京科技大学工程力学系博士研究生赵亮,因在微信里聊天开玩笑发了一套自己编的表情包,于2017年10月12日夜晚被20多名警察抓走。尽管办案人员和警方在讯问后排除嫌疑,准备将其释放,但市局领导决定还是要抓他,为的是保证十九大前夕不出任何问题。赵亮被安了个“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的罪名,经过一系列走过场式的程序后,被送进了朝阳区看守所……在经历了1个月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后,他被取保候审,但已一无所有:没有了学位,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 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我的看守所经历 赵亮(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 我叫赵亮,出生于1984年11月26日,祖籍河南郑州,...
从2017年11月22日至12月17日,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被限制人身自由26天——在杨浦区国保警察陆巍峰直接领导下,六名杨浦区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四名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三人一组轮班24小时看护冯正虎的家,对冯正虎“贴身跟踪”、阻止出门;若冯正虎不从,则对其进行传唤。其间,冯正虎9次被传唤到派出所关押,1次被抄家,扣押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以及其编著的四本新书及其他材料一直未归还。冯正虎在文中说,最近他将其四本新作邮寄给习近平及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等领导人,又一次得罪了上海的一些旧领导,因此惹祸。冯正虎的四本文集是:《我要立案(第5集)》、《保卫立案登记制》、《平反冤假错案》、《...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其实,在今天的中国不存在所谓的逃亡。天网摄像头遍地、连长途车都要查验身份证、所有的住宿都需要登记、通讯监控如影随形,各种必须证件都被植入可发射信息的芯片。在这种环境下,逃亡不过是一种态度,一种不甘妥协的反抗。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