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耗费巨大的大阅兵,本该是让纳税的人民有可被强力保护的安全感,有正义终究会打败腐恶的激奋感,但结果却让民众进一步体验了惊恐和伤痛,防范和对付之剑反刺向手无寸铁的大陆平民。民主和自由的脚歩,决不是靠强权就能压制的!
当局的目的,迫使我屈从淫威而放弃民主信仰。我的信念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在所谓法治中国,普遍存在的政治迫害、人权灾难,都被以“寻衅滋事”等刑事罪名掩盖。政治迫害刑事化,造成的最大恶果是:绝大多数不知情的中国人,会认为是罪有应得。
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实施监视居住已50天,当局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证,但却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其各种证件、手机、电脑等物品,致其无法正常生活、无法还房贷、无法为孩子交学费。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别寄往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安厅,但37天过去至今未收到书面答复。9月10日,施明磊致电长沙市检察院侦查一处邓检察官,邓检察官称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转到他那里,从收到信到回复是三个月期限,他会在期限内回复。施明磊对检察官说,长沙国安承诺会尽快解除对她的强制措施,解冻银行卡,归还物品,但一拖再拖,明显是在滥用侦查权;检察官说,...
观察今天香港的非暴力抗议运动,再回目西藏七十年的抗争历程,和平和非暴力、不合作抗争对抗中国共产党这样邪恶政权的艰难是可想而知,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西藏人继续在抗争。香港人为了“香港的自由和未来”,唯一的出路也是继续抗争。
香港的大规模反抗运动是一场中国政府合法性的危机。这场反抗也是在呼吁世界其他地区支持我们为尊严、平等和自由所做的奋战。这些走在游行队伍最前方的、出现在城市大街小巷的抗议者,可是在面对一个极端强大的共产主义暨法西斯主义政权。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虽然说紧急状况难以正式颁布,但执行上则与之无异。独立、自由的媒体将面对严重的打压,以各种规例去骚扰、限制,亦可以诉诸司法。以各种名义去冻结资产令其不能运作。香港不再行法治,而是恐怖统治。
法律是守护社会底线的最后一条防线,媒体则是观察、监督和预警社会机制走向堕落的重要屏障。当你们不遗余力地把李秀娟们逼迫得看不到丝毫希望的时候,我只想送你们一条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箴言:有人说我们看不到希望,其实他们也看不到希望,这便是希望。
我和豌豆豆每日都在为你祷告。这21天,我没有掉眼泪,为着自己的难处,因上帝与我和宝宝同行,他与我们共同行过每一天。不用担心孩子们,有上帝的保守,孩子每天都很平安、喜乐!也不要对我有任何愧疚与亏欠。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