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我在内心固然可以用“精神胜利法”睥睨警方、把自己认的“罪”解释为不合法理的恶法所强加的罪名,但这个认罪无论如何是我人生中最屈辱的时刻。之所以再次揭开伤疤,是想对近来几位维权民主人士的“认罪”说几点看法。
这3天的限制,我不仅不能正常生活,反而被他们拦截、软禁,并被强制送到派出所审讯,还被扭伤了胳膊、手腕。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胃部、胳膊、腰部一直疼痛。我不断在想:以后还有什么敏感的日子?我知道这种经历将不断重复。
中共一向是毛泽东所说的无法无天,这个无法无天是1949掌权以后没有改变的。毛泽东是更明显的,甚至在共产党没完全得势,有周恩来在重庆跟国民党谈判、谈宪法的时候毛泽东已经公开表示讲100个宪法也没有用,如果我不同意这个宪法那就是白费。法律在共产党手上根本是一钱不值的。
张昆关在一个小牢房。法官和法庭厅长过去找张昆谈话:“好好配合对你有好处。你请律师判得重,不请律师判得轻。公安机关侦查的很多内容我们没有采纳,你的活动我们也没有写上去。”张昆不想跟他们做交易,说:“我们只谈法律。让我充分享有辩护的权利。”
一个管理文化事业的国家机关——文化部,其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艺术研究院,居然可以不经双方协商,用非法的行政命令手段,单方面撕毁它此前不久同另一个社会文化组织——《炎黄春秋》杂志社订立的《协议》……上演一场文革式的夺权政变。
对于“党”,法律如同废纸一张,想用则不惜滥用;不想用则视之为无——左右都是为了维持其政权,怎样合适即怎样操作。
证据,是刑事案件的基石,缺乏充分的证据难以对被告人定罪。公诉人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不仅缺乏证据力,而且不符合刑事诉讼程序,没有案发地公安机关犯罪移交手续,不能佐证公诉人指控的罪名。因此本辩护人建议法庭,应遵循“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制原则,公平、公正地依法判决被告人沈佩兰无罪。
“709案”从发生至今,可以说“成功开创了政治打压案件的新模式”,从“官媒揭批”到“赵威微博”都是可圈可点,尤其在瓦解辩护律师的维权职能方面,当局的策略近乎滴水不漏。
谢阳代理过许多其他律师觉得敏感而不敢代理的案子。谢阳律师的律师执照被吊销过。谢阳律师在代理案子的时候被当地流氓把腿打折过。然而,谢阳律师并没有畏缩,为了他理解的正义而执着地去追求着。现在他终于触到底线了——正义到此为止。
现在的审批制,政府权力都会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这非常糟糕,但“冠冕堂皇”,说这就是“法治”。政府制定的法律本身,并不能为政府的审批权提供正当性,这是我们必须记住的一点。现在说我们是“法治国家”,说的人没有一个人脸红,这很奇怪。我们好意思说我们是法治国家?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