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在羁押期间遭受各种非法对待,包括被单独秘密关押半年、不准其妻委托的辩护人与其会见、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被威胁与恐吓、被带上死刑犯的手铐脚镣、最长两百多天没有放过风等,其辩护律师致函天津市检察院,要求就有关事项进行调查,并对违法单位和人员予以查处。2015年5月20日,吴淦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而被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两罪批准逮捕。 燕薪律师致天津市检察院的控告函 控告人: 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1101200510330274,系,吴淦的辩护人,联系电话:15110279280 控告事项:...
江天勇自2016年11月21日失踪后,至今音讯全无,但其在北京市昌平区曾经居住过的住宅却遭到公安人员撬门搜查;另外,租赁江天勇的弟弟住房的租客自12月4日被警察带走失联至今,住宅被搜查。江天勇的妻子就此强烈谴责北京公安的强迫失踪、非法搜查,尤其是对案外人员的株连行为。 关于北京市公安局查抄江天勇及其弟弟住所的声明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失踪后,至今音讯全无。但是有一些辗转传递的信息不断传来,为慎重起见,本人核实,已确认以下信息: 1、江天勇在北京市昌平区北部地区曾经居住过的住宅遭到公安人员撬门搜查。 消息人士转递告知:12月4日,...
构陷江天勇律师,再显了他们的野蛮,显示了他们对人类文明的漠视。真正的勇士脚步不会被此起彼伏的死亡、恐怖绑架所怯止,而会继续在黑暗的压迫中负轭奋力前行,直至光明。
江天勇这种即使被注销执业证还依然坚持自己法治理念的人才是真正的律师,他敢于和反法治的律协、司法局抗争,敢于以只身之力和庞大的体制做抗争。有他在,就不能说国人之中无勇士。
彭明的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能够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的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
截至2016年12月14日,戈觉平(奔博)夫妇被抓捕的第39天,倪金方、胡诚、邢佳被抓捕的第34天,六人被抓捕的第98天,此十一人仍被指定监视居住。
我的发声不是为了我个人的遭际,针对本人而言,这就是一种政治迫害,是一出闹剧;针对历史来讲,这是一出悲剧。对我来说,本身从事的一份光荣而崇高事业,连死都不足惜,更何况漫漫刑期?
709案进入2016年四五月份,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在我们生活里。公安大面积的在被抓捕的律师亲友中,不计成本,不要脸面的“劝认罪”!欺骗家中的老人照着他们的剧本“劝认罪”!引起我们这些做妻子的极大愤慨!
毫无疑问,我认为吕耿松先生是无罪的。一个自由国度的国民,无论隶属何党何派,无论发表了什么样的文章、参与了什么样的会议、交往了什么样的朋友,只要不会引发明显而即刻的危险,怎么可能构成犯罪呢?如果结果是恰恰他构成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国家是不自由的!
当司法部最新修订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出台,我们只能感叹:中国共产党的做法简直与纳粹党如出一辙。纳粹强迫自由职业的律师成为公务员,中国当局在这个《办法》中,除了规定律师要“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之外,还要求律所“及时成立党组织”。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