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当一个国家成为一座监狱,当所有的强权压力和来自民间的零星的反抗越来越凝聚于一点,也就是说当你处于一个熵值极高的社会模式中时,也许,微不足道的一根火柴,就足以引爆整个世界。这根火柴,可能是一个名叫戈尔巴乔夫的古拉格囚犯的后代,也可能是来自突尼斯乡村的一个无照小贩。
在当局2015年“709”大抓捕行动中被捕并一直被羁押的湖南长沙维权律师谢阳,到2016年11月才获准会见律师。2017年1月4日,其代理律师刘正清拿到了起诉书。起诉书认为,谢阳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重大;又聚众哄闹、冲击法庭,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要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闻”突然发布的关于江天勇以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已认罪的报道发表声明,揭露官方的谎言和对江天勇的构陷,并认为江天勇可能遭到严重的刑讯逼供。 关于江天勇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声明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点47分“澎湃新闻”突然发布江天勇被以所谓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为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此,我表示震惊及强烈谴责,并郑重声明如下几点: 1. 江天勇失踪后,家人和律师一直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失踪,当局皆拒绝受理并设置各种障碍,家人在此期间从未获得任何来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处也没有任何家属在场。...
“709”案被捕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检察官在询问起诉科后告知: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王峭岭要求看起诉书,但因王峭岭没有在登记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认为“折腾”他。王峭岭质问:本来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告知罪名,却让她无数次跑到天津来问,这是不是折腾? 李和平律师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
赤壁人权案,是中国历年来由专制中共大搞党同伐异假司法之名行使的又一起严重侵犯公民在政治上的民主权利的典型案例,而在赤壁这一案中,当时一同被捕的五个人,所扣的各种罪名更是使尽了歪曲事实、凭空捏造以达构陷的目的。
我们主动介入此案,是因为此案具备高度的公共性,我们想为受害人及其家属求得正义,为社会求得正义,唯有正义才能抚慰死者及其家属,平息公众的愤怒,消除警民隔阂。如果通过此案能推动警察用枪制度的规范化,那更是意外之喜,也是公共案件价值所在。
自2014年一直遭羁押的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告诉律师,她在看守所因取用纯净水加盐洗手脚和身上的湿疹溃烂处而被管教禁止和教训,管教声称要将此事向审判法院书面反应,作为苏昌兰案件量刑的参考;看守所不给热水喝,并从11月下旬开始取消了每天上下午各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为抗议案件久拖不判和司法迫害,苏昌兰决定进行定期绝食。 苏昌兰于2014年10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其案于2016年4月21日在佛山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至今未被宣判。 魁明律师会见苏昌兰的情况 苏昌兰煽颠罪案消息:12.8上午律师会见了苏昌兰。对于近况,苏说到: 10.18日,苏昌兰从医院出来后,...
山东成思律师所李金星律师,因依法担任广州天河法院杨茂东、孙德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辩护人,济南市司法局以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为由于2016年12月2日作出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告知将对其作出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就此,李金星向作为其会员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提出维权请求,同时请求该会组织专家研讨,给刑事辩护律师予以指导,即:假如刑事审判庭被告人席上坐的是聂树斌、呼格吉勒图等人,在法庭严重不公正甚至足以造成错杀的严重后果下,律师应该怎么办?律师是否应当据理力争?律师如何据理力争?杨茂东、孙德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由天河法院于2014年11月28日第一次开庭审理,...
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的四名助选志愿者徐佩玲、崔福芳、范桂娟、戴中耀,于11月13日在杨浦区第115选区向选民发放《冯正虎向选民拜票》的宣传单时,遭到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留,其手机都被浸泡在水里毁坏。就此,他们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并要求追究相关人员的违法违纪责任。 上海助选志愿者徐佩玲等 4 人申请国家赔偿 【冯正虎按语】上海助选志愿者徐佩玲、崔福芳、范桂娟、郑培培、戴中耀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11月13日在杨浦区第115选区向选民发放冯正虎的宣传单《冯正虎向选民拜票》,遭到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留,...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自11月21日失联后,其家人及家人委托的律师始终未收到任何关于江天勇的书面通知,而官方媒体却大肆对江天勇进行抹黑,进行舆论误导,两位律师就此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公安部门和媒体的非法行为,并将采取法律行动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覃臣寿、陈进学关于江天勇案的律师声明 一、江天勇家属及其委托的律师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进学、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覃臣寿,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江天勇失联至今,没有获得任何关于江天勇的书面通知。 二、至今没有任何官方机构依法告知家属及律师有关江天勇涉嫌的罪名、关押地点、侦办机构及办案人员姓名和联系方式、其人身是否安全、是否遭受酷刑等,...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