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3月20日,江西赣州南康杀人案嫌疑人明经国的律师郭莲辉和刘文华前往南康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遭拒绝;明经国的儿子被监控。3月17日,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卓姓乡官带队,到村民明经国家进行暴力强拆时,遭60多岁老人明经国袭击致死;次日,明经国被拘留。 江西赣州南康杀人嫌疑人明经国被拘留 (江西维权人士)宋宁生 2017,3月20日。南康之行情况通报〈一〉昨天见到江西赣州南康杀人案嫌疑人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俩兄弟,了解到一些情况,首先事发当天,以卓某为首的当地政府官员,出动了挖机对明经国的私宅进行了强拆,(明经国家从未收到过类似会强拆的通知,也未与这帮人签定任何拆迁协议)从而遭到明经国的阻止,...
湖南省检察院检察官杨忠平在央视《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调查》的报道中,称西方媒体报道的谢阳遭酷刑的内容不属实,央视还显示了检察院所做的《关于谢阳及其辩护人反映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和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虐待等问题的调查报告》。为此,作为谢阳的代理律师和制作、传出内有谢阳遭遇酷刑内容的《会见谢阳笔录》的陈建刚律师,要求检察院将此调查报告送达谢阳的两位辩护律师,并就谢阳是否被酷刑事项重新展开调查——此调查小组人员应由湖南省检察院、谢阳的家属、谢阳的辩护律师及“西方媒体”代表组成。陈建刚律师的八项要求还包括对调查、询问过程全程录音录像并公开播放;对众多谢阳提到对他实施酷刑的侦查人员和涉嫌渎职...
“709”被捕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被告知“48小时内答复你”;而48小时过去了,看守所不但没有安排刘律师会见谢阳,也没有收到该所所长“48小时内答复”的承诺。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关于这三天到长沙会见谢阳情况通报 鉴于多位关心谢阳的朋友给我来电询问会见谢阳的情况,因不能一一作答,为此在关注谢阳的朋友群里一并告知: 我于2017年2月27日到达长沙,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此情况,...
去年11月21日被拘留并一直不得会见律师和家人的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却被报道接受了《环球时报》的采访,就此,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发表声明,指出当局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违反了国际通行做法和联合国的有关公约,而让与案件无关人员即记者优先于律师、家属会见当事人,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典型的滥用公权行为。声明分析认为谢阳、江天勇都受到虐待甚或酷刑,并指出所谓的“调查组”及对谢阳被酷刑、虐待的指控所做的“调查报告”不符合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所规定的酷刑调查的原则、程序、人员要求。两位律师将对长沙市公安局和《环球时报》的违法行为采取法律行动,...
陈建刚律师在这段30多分钟的视频中,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 会见谢阳笔录 》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他严厉谴责《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并要求检察院、中央电视台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陈建刚律师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大家记得,如果将来哪天他失去自由、对外说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为了能够和你早日团聚,我每天都在祈祷709案早日结束,祈祷律师朋友们都能够早日与家人团圆,祈祷我们大家都能够自由快乐的生活。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更相信有一天你会了无牵挂地与我们母女一起生活,过上我理想中的幸福日子。
这三天当中我和谢阳都流了好多次泪水,也再次见证了一个邪恶的体制如何让人性泯灭的,见证了没有限制的公权力是如何制造惨无人道的罪孽的。晚上不能入眠的时候我常常回想那个场景,穿着囚服的谢阳,头发不整,胡茬子拉拉地,精神疲惫,双目无神,说到他担心自己被整死了而家人不知道他死在哪里,他在里面哭泣,我伸手握住他的手,我在外面哭泣。
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月14日的政治表态,我其实早就有话要说。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声,除了需将问题弄得更明白和通透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心存顾虑,觉得自己的看法会多少煞一下万炮轰周强的亮丽风景。
周强 (public domain) 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月14日的政治表态,我其实早就有话要说。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声,除了需将问题弄得更明白和通透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心存顾虑,觉得自己的看法会多少煞一下万炮轰周强的亮丽风景。 猴年岁末的中国民间舆论场中,那么多人以可贵的公民身份站出来,依凭普世价值行使表达权,蔚然而成一幅说真话、批高官、贬赵家的政治景观,实在是件很让人痛快、解气的事。尤其是,它出现在统治集团公然威胁要“亮剑”的当口,其价值和意义就更不寻常了。于是乎,我就把要说的话给憋回去了。 不过,憋得了初一,憋不过十五,该说的话早晚还得说。特别是,当自己觉得心里确有重要的话,...
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的四川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案于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开庭,刘正清律师在开庭时没有使用电脑且电脑处于关机状态放在包里,但法院却仍要以有录音嫌疑为由,强抢其电脑进行检查并留置不及时归还。武侯法院因未办理任何固封(固定证据)手续,刘正清律师称,自该电脑失去其控制之后,电脑里添加任何内容均与他无关。刘律师凭其经验认为,成都当局强扣其电脑绝非一起简单的违法,后面必有加害他的更大阴谋。 关于陈云飞案开庭时武侯法院强抢我电脑的郑重声明 刘正清 陈云飞案今天(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开庭,...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