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New!
据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的案情通报: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其当事人,遭无理拒绝;之后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驻所监察室进行了投诉,但均无任何结果。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虽经一审法院承办法官当即确认余文生已经提起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到江苏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统内却无法查出。两位律师想阅卷并与主办法官做沟通,未果。江苏高院诉讼服务中心接收了两位律师的辩护手续并答应转交承办法官后,在律师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续时,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离开。 余文生2018年1月在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
New!
背景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殖民统治,英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84年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以下简称《联合声明》),为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铺平了道路。《联合声明》确定将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其“直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其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内保持不变。虽然“一国两制”一词未被明确提出,但它却是奠定《联合声明》的基础。 [1] 尽管中国在2017年称《联合声明》只是一份历史文件,竭力予以废除,但它仍然是一个在联合国注册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英国政府作为共同签署国,有义务监督和确保该条约的有效执行,以保护香港以及其他国际社会的法治和基本权利与自由...
New!
在公益人士程渊被捕一周年之际,其妻施明磊发文讲述这一年她和女儿所经历的几个恐惧片段以及求助于主救治的情况。施明磊与丈夫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但办案机关却把她作为罪犯对待,致使其3岁的女儿精神受到创伤。不出示证件,随意对家属进行恐吓并把家属作为人质等行为,让人们看到办案人员是如何“依法”办案的。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家属聘请的律师。 有关恐惧,有关医治 —— 程渊妻子的一周年回忆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笔来,总是不知从何说起,又仿佛要好几天的述说,才能说完我这一年的经历和感受。...
New!
5年前,2015年7月,中国当局抓捕了约300名包括律师、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人士在内的人权捍卫者,旨在扼杀维权活动,包括在法制内进行的活动。在被称为“709大抓捕”的打压中,许多人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被定罪。在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而被捕的人中,有一名年轻的律师女助理,名叫 赵威 ,时年24岁。一些被定罪者目前仍在监狱服刑。刑期最长的是维权人士 吴淦 ,他到2023年才能服完8年刑期,之后还将再被剥夺5年政治权利。 在律师 王全璋 的案件中,当局甚至拒绝向其家人提供法律要求的通知,其家人3年多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律师 李春富 在寻找哥哥李和平的过程中被警方带走拘押;...
“709”大抓捕已经过去5年,但对律师和其他人权捍卫者的镇压仍在持续进行中,不断有新的律师被抓捕,已经被释放的律师仍无人身自由,被严格监控禁止出境,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然而,无论中共如何打压迫害,都无法挫败这群勇敢者的坚韧和达观,在高压控制和持续恐吓威胁的环境下,人权律师仍持续发声并代理着中国最敏感的人权案件,即使面临着被吊销律师证失去生活来源甚至再次入狱被酷刑的风险,他们也要为同道为公民为其他人权捍卫者呐喊。以下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709”大抓捕的五周年声明》,向这群勇敢者致敬! 风 ⾬ 如晦,逆风起飞 — 中国 ⼈ 权律师团律师关于 “709” ⼤ 抓捕的五周年声明 ⾃怨...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
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展开对律师的全面镇压,被称为709事件,其行动和影响持续至今。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声援在押的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郝劲松、戈觉平等人,赞赏他们作为律师和公民为了人权事业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谴责中共政府剥夺当事人通信和会见权利等违法行为。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声明 许志永、丁家喜是中国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中国公民运动以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建立为宗旨,长期不懈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而努力,主要有推动农民工受教育平权等。 据此前公开的信息以及相关当事人的介绍,我们得知2019年12月初许志永、...
中国人权编者按:武汉市民张海通过起诉等法律手段将政府置于法律框架之下解决问题,代表着普通民众法律意识的觉醒;武汉市中级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受理该案,将是测量中国是否法治国家的试金石,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下文为许艳总结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