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ulletin

曾经参加过八九民运的劳工维权人士 刘少明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今日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检方的指控完全是根据刘少明在网上和微信上发表的文章和言论作出的。庭审结束时,未作宣判。 曾是工人的刘少明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加者,近年来积极投身于劳工维权和声援被捕维权人士的活动。2015年5月29日,他的文章《我到北京声援并参与“六四”民主运动经历》在海外网站上发表4天后被带走;该文记述了从1989年5月26日到6月4日期间他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经历和所见所闻。 据吴魁明律师(刘少明的辩护律师之一)说,检方作为 起诉 证据的是刘少明撰写、发布的六篇文章(其中两篇是关于“六四”...
在8月13日吕耿松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不到一个月,另一名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重要成员 陈树庆 也被以涉嫌同样罪名刑事拘留。 陈树庆的妻子 张东红 告诉 中国人权 :9月11日下午3点半,杭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国保人员对他们的家进行搜查,抄走了一台台式电脑以及手机、文稿、徽章等物,没有给扣押物品清单。 另一消息来源告诉 中国人权 ,陈树庆是在杭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对他家进行抄家的当日下午1点被国保带走的。杭州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上说,陈树庆于11日下午6时被正式刑事拘留。 陈树庆曾参加八九民运,从1995年开始投身浙江的民主运动;...
中国监管网络信息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8月7日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对提供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作出新规定,涉及微信 (腾讯)、 易信 (网易)、飞信(中国移动)等,严厉限制一般公众帐号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自2011年1月腾讯推出微信以来,即时通信服务在中国大幅增长。这些服务使得群体成员和注册用户能够即时分享信息。用户还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和在微博上用链接来分享信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制定这一规定是为了“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点击查看 中国人权 的英文 译文 ) 新规定(简称“微信十条”)...
2014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制定的一套旨在应对新闻从业人员在采集新闻及其他相关职务行为中“滥用”信息现象的新规定正式生效。( 中国人权 的英文翻译如下。) 这一规定是由主管新闻出版工作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其中条款不仅针对于新闻采编人员,而且对提供技术支持的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也同样适用。这套管理办法是为保护含有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及“未公开披露的信息”等而专门制定的。 《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提出了以下要求: 新闻单位应健全 “保密制度” 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包括明确知悉范围和保密期限、妥善处理国家秘密载体、和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或私人交往中传递国家秘密;...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4日以“妨害公务罪”,判处上海访民 李玉芳 有期徒刑一年。 2013年12月19日,李玉芳曾到杨浦区政府外上访,与警方发生冲突,随后被上海市杨浦区公安分局拘留。李的丈夫 陈瑞明 表示,李玉芳因自家被强拆曾上访十余年,并为申请社会福利到政府大门外上访,敲击不锈钢碗,以引起路人注意。李为夺回被警察扣押的不锈钢碗,抓住警察的衣服,因此被拘留。2014年1月2日,李玉芳被正式逮捕。 该名警察宣称李玉芳抓扯他的衣服,致其受伤。但李在法庭上辩称该动作不可能造成警察受伤。 陈瑞明表示,这份判决是对李玉芳多年上访的报复,她不仅为自己的事情上访,而且也为其他上海访民呼吁。...
“六四”25周年前夕, 中国人权 今天推出一项呼吁活动:“纪念‘六四’25周年:抵制强迫失忆,建设公正的未来”。 自 1989 年中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六四”惨案以来, 中国人权 一直对受难者个人和团体——特别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提供支持,进行呼吁声援。“天安门母亲”由“六四”难属和幸存者组成,多年来坚持不懈地要求中国当局对暴力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追究罪责。 这项纪念活动,是建立在 中国人权 已有的与“六四”有关的内容和活动的基础上,包括新闻稿、译文、多媒体产品以及参与的纪念活动等。 这个活动主要是推出《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25周年专辑》。“天安门母亲”...
2014年3月21日,四名维权律师 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 和多位公民被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地方当局非法拘押。他们在3月20日曾到位于建三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的“黑监狱”,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守法公民。 被拘留的四名律师中,江天勇和唐吉田已被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为由处以行政拘留15天,时间从3月22日到4月6日。 知情人告诉 中国人权 ,有关拘留的消息后传开后,许多律师和几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赶到建三江,要求当局释放3月21日被拘留的律师和公民。 李金​​​​星(网名伍雷)、张磊、胡贵云 和 蒋援民 等几名律师,从3月25日下午开始绝食,...
2014年3月14日,曹顺利的家人在接到病危通知赶到北京解放军309医院时曹顺利已经去世。自从2月20日她被从北京999急救中心转到该院后,她一直被戴着呼吸机,不省人事。曹顺利的悲惨死亡,引起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呼吁对此进行全面的独立的调查。 中国政府在回应外界指责时称,曹顺利得到了“积极认真治疗,合法权益得到保障”。 曹顺利生前一直不倦地为在中国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而呼吁。从 2008 年开始,到 2013 年 9 月 14 日她被强迫失踪,曹顺利一直运用中国的法律途径来要求民间社会参与国家人权状况报告起草的过程,并要求政府有更大的透明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将于3 月 1 日开始生效。 该条例于2月2日首次公布,新华社称它将进一步“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然而,把该条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 2010 年修订 )放在一起辨读,它对国家机密定义的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和过于宽泛,与以往没有任何变化;处于国家机密系统核心的信息控制政策也没有任何松动。 相反,修订的保密法和实施条例专门针对中国迅猛发展的互联网和数字平台采取措施: 扩大国家秘密保护的范围,涵盖所有的公共信息网络,如互联网、 传统媒体和全部领域(硬件、 软件、 服务提供商等), 并对广大的参与者规定了明确的责任和义务。...
北京维权人士刘晓芳告诉 中国人权 ,2月28日上午,曹顺利的弟弟曹云立接到解放军309医院电话,通知曹顺利病危。刘晓芳和曹云立随后赶到309医院,医院的苏大夫告诉他们,曹顺利的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现在全靠药物和医疗仪器维持生命。苏大夫说,曹顺利的病状叫“恶液质”,各个器官极度衰竭,身体的右胯出现“褥疮”是病人长期卧床加上营养不良引起的。苏大夫强调说,病人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他们是在尽力抢救。 2月27日下午,曹云立告诉刘晓芳,检察院已经批好了“取保候审”,但不告知谁是担保人。2月20日,曹顺利在北京海淀区清河999医院急救室进行急救时,朝阳区看守所王所长通知曹云立,让他给他姐姐申请取保候审...

页面

订阅 HRIC Bulletin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