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我生於中国农历的六月十九,据老人们说,这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得道日,一个大日子。可接踵而至的却是1959到1962年的可怕饥荒,全国饿死几千万人。已去世的父亲曾回忆说,我1岁多就浑身浮肿,小鸡鸡透亮,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多亏成都牛市口一个老中医,才起死回生,捡了一条小命。父亲还说,老中医的办法是先消肿,后补充营养。於是在几个月内的每天早晚,我被架在一口熬着各类草药的沸腾的铁锅上熏蒸,将体内的黄水一滴滴逼出来。 就这样,饥饿成为我的第一个老师,追随我渡过整个童年,这虽然极大地影响我的发育,令我反应迟钝,5岁左右还举步维艰,却磨砺了我的胃口,并最终确定了我的写作路数。乃至多年以后,...
堪称纽约市地标及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之一的帝国大厦,於10月1日亮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颜色的彩灯;今年法兰克福书展,中国是主滨国;世界各地的学术和文化机构以及各国政府,纷纷举行中华文化与交流关系的庆祝活动;孔子学院的数量不断增多,中国官方媒体憎设英语及其它外国语种。上述仅仅是最近显示中国不断增长的“软实力”的部分例子。
何清涟 ,中国人权资深研究员,经济学者,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2003)、《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2006)的作者。她毕业於湖南师範大学,在上海复旦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 位,曾在深圳市委宣传部工作,后在广州暨南大学任教,再后在《深圳法制报》社任编辑,2001年移居美国。 黄翔 ,中国诗人、书法家,现居美国纽约。1978年10月,黄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张贴100多张大字报, 总题为《启蒙:火神的交响诗》。在1979年和1987年因办地下刊物《启蒙》而被判处劳动教养。1994年获美国赫尔曼·哈默特(Hellman-Hammett)言论自由作家奖。 My T. Le ,...
黎安友和施道安 新世纪初的头几年,中国攀升的经济实力与谨慎、稳定的全球外交给北京注入一股强劲的「软实力」。 软实力,是一个国家超越使用武力和金钱,而通过展现其文化价值观和成功的做事方式来发挥影响力的能力。 1 是什么令中国热衷於软实力?它的影响範围有多广?中国怎样在全球範围内展示其软实力?中国的软实力扩张对人权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冷战后初期,软实力优势仅来自民主西方,特别是颇为得意的美国模式自由资本主义。然而在21世纪初,面对伊拉克、阿富汗、北韩、伊朗和其它地方的 问题,以及似乎反映出其个人主义文化失败的财政危机,美国已步入萎缩。中国也受到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但相比之下目前看起来尚好。...
何清涟 中国共产党从建政开始,就一直梦想成为能够影响世界的超级大国,为此不惜剥夺民众福祉以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近年以来,中国政府开始意识到除了 “军事装备”这种“硬实力”之外,还需要用“软实力”影响世界。率先提出这一主张的官方学者是郑必坚,他於2005年在《外交事务》发表《中国和平崛起》 1 一文,此文的详细观点被中国《人民日报》网站以《中国和平崛起新道路与中美关系》 2 为题发表,此后好几年内都一直是热门的中国话题。
巫敏 2009年10月9日 凌晨5点,飞机降落在法兰克福机场。时差使我异常疲倦。8小时的旅途中,我几乎没阖眼,一直在读有关中国出版方面的书。我这次到法兰克福,是受一家 出版杂志委托,报导法兰克福书展,写一些关於中国出版业的文章。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展销会。中国是今年书展的主宾国。中国政府对成功举办奥运 会仍记忆犹新,因此,他们把这次参展活动称为出席图书奥林匹克。中国不仅慷慨解囊贡献1500万美元,而且承诺派出2000名作家和出版商前往法兰克福参 展。在全球出版业衰退、书展万分萧条之时,举办者对此怎能不欢迎? 通常情况下我不报导书展,因为对我来说太枯燥。但这次不同,...
赵岩 中国人权: 据香港《凤凰周刊》年初报导,中国政府准备投入450亿元陆续打造能够把握国际话语权的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您在国际主流媒体做研究中国问题的研究人员,对此有何看法?
秦晖 对於在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处在什么地位,通常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说中国的体制不适於全球化,在全球化过程中肯定出问题,即所谓的“中国崩溃论”; 还有一种比较积极的说法,认为全球化是对中国的改造,世界会用比较先进的规则改造中国,中国将会和世界接轨,首先讲的是和市场经济接轨,还有讲和民主制度 接轨,只是没有明确说。我有一个看法,现在来看,除了这两者,恐怕也有第三种选择和第三种可能。 这第三种可能,有没有可能是中国演变了国际规则,而不是世界演变了中国呢?当然,过去我们经常讲要解放全人类,要用社会主义的那套东西拯救世界上 2/3的苦难兄弟,现在当然不是这个意义上的转变了。我觉得有一种可能,...
张博树 为什么“软实力”一词在中国悄然走红? “软实力”本来是西方学者提出的一个概念。1990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撰文讨论“soft power”(软实力),他把这个新创的概念定义为“一个国家造就一种情势、使其他国家仿效该国倾向并界定其利益的能力;这一权力往往来自文化和意识形态吸引力、国际机制的规则和制度等资源。”后来他又将“软实力”更简练地概括为“通过吸引而非强制或者利诱的方式改变他方的行为,从而使己方得偿所愿的能力”。 1
2009年7月,中国人权召开了赵紫阳秘密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一书的讨论会。当时该书刚出版。应邀参加讨论的有:《改革历程》的出版人和编辑 鲍朴,中共党史专家、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纽约市立大学史泰顿岛学院政治学教授夏明。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担 任讨论会的主持人。 作为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由一位被黜中国领导人自己写的自传,该书提供了对80年代中国权力核心政治戏剧的罕见一瞥。该书也提出了有关赵紫阳本人的 一些问题:在何种程度上赵是一位80年代的改革家?他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的「设计师」或「助产师」吗?或如有些人所认为的,他是一位民主先驱吗?书中展...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