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
由于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对中国的反感如此之深,一种真正的两党共识不仅已经形成,而且不太可能发生改变,除非习近平政权的对内高压和对外独断专行政策出现根本性逆转。由于无法预期习近平和北京当局会出现这种逆转,美中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有可能相当持久并且充满争议的时期。这是“新常态”,其存在有着真实的缘由。
如同《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上详细列举的“财富寻宝图”未能成为中纪委的反腐线索一样,巴拿马文件也同样不会成为中纪委的反腐线索。中国政府只在意他们要抓捕的外逃贪官,即中国的政治失败者及其关联人士,比如令完成等。对于ICIJ发布的两份报告,中国当局更愿意看作是西方国家在“抹黑中国”。
十九大前夕,北京面临各种挑战,裁军、整顿情报系统、处理借助于海外舆论平台发动的内部权斗,焦头烂额之余,在命脉攸关的金融整顿上,是按“一行三会”的专业思路走,还是按“经济政变”的思路走,实在不是个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