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一: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2015年07月21日

和平个头不高,才164cm.因为太辛苦 十年前头发就白了一半。一直染发,最近半年不再染了,戏谑说真相从"头"开始。

和平在我看来,是个思想型的人。因为他话不多,大多数时间在阅读,在思考。

我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他接了河南林州的一起杀人案的辩护。他急需要最高院的一个司法解释的册子,但是那时网路不发达,而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林州。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和平打电话给法律书店的老板,説服那位老板去开了书店的门。

和平的敬业,执着,不怕麻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次提到他这件事我都佩服的不得了。常对儿子讲,你老爸就是因为坚持,认真,所以能做好。很多次,有小区的邻居知道他是律师 ,上门咨询 。如果不赶巧我家开饭晚,他也是撂下饭碗就跟人谈。越是保安啊,收破烂的,他相待越是客气。十年前,他所里去了一个老人家,因为承包的山林被强占了,来北京求助律师,找到他们所。老人家很可怜,睡桥洞。和平在咨询完后 自己掏了1000块钱给老人家。律所的同事开玩笑,说20岁干这事不稀奇,30多岁干这事太奇怪了。其实我觉得和平做这事一点都不奇怪。

原文链接: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7/20150721223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