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五:增记: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律师

2015年08月04日

其实李家兄弟最励志的版本不是李和平,而是李春富。和平老家可以用赤贫来形容。我跟和平当年在老家办婚礼时,婚床上没有褥子,是稻草上铺了粗布床单。在那更早的时候,和平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春富要升初三了。但是家里供不起两个人同时上学。学习成绩不错的春富就是要牺牲的那个。我记得我婆婆说,春富在床上躺了几天,终于接受了现实,决定去南方打工,可以资助家里和哥哥和平。春富的打工经历历尽坎坷。他睡过坟场,饿过肚子,被人捅过一刀在腹部,被克扣拖欠工钱也经历过。他说在工厂时当厂里的技术员示范时,他目不转睛,总想我也要会这个。于是,他当上了技术小组长。终于攒了一万块钱,那时是1998年。他想回老家盖房子,他哥哥李和平说,别盖房子了,用这个钱参加自学考试吧。考律师资格,做律师。

春富动心了,用他的所有的积蓄,在1999年开始了人生的大冒险。他跑到了河南省会郑州,在郑州大学旁,租了小房子,开始自学考试。这一个过程历经了六年,六年的煎熬,无数次的挫败, 经济的压力 ,考试的压力。谁都没想到他能坚持下来。就凭他这六年的坚持,我们都自叹不如。所以,律师资格的拿到,自考的艰难通过,最明显的结果就是:他头顶的头发脱落程度与他年纪不相称。三十岁头顶就已成头 发稀落之态。春富正式做律师我记得是2005年,他珍惜每一个工作的机会。我有一次跟儿子讲,真要有一天环境让人上不了学,也别放弃,咱可以自学.你叔叔现成的版本就在眼前呢!

原文链接: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41244.shtml | 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