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为法治的进步,为不再受强权的侵害,请声援人权律师!

2015年10月27日

无锡的何凤珠怀孕6个月大的到星期二在天安门放礼炮,其后被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抓捕最后决定取保候审。

本文是无锡上访人士何凤珠直接发给中国人权的。文中讲述了她于2015年10月11日在天安门前放礼炮“上访”的原因:一是为了揭露无锡滨湖区政府偷拆房子、绑架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对其全家造成的残害;二是为了法治的进步,为那些推进法治进步的人权律师呼吁。

我为何要在天安门前放礼炮及我所认识的王宇律师

这次去放礼炮就是被逼得没办法,10月11日差点把我打流产,报警后不出警,看到这种打压法律对于老百姓,毫无意义。我84岁奶奶周静文她的眼睛在滨湖区太湖街道书记许年平,滨湖公安分局局长丁旭东私设的黑监狱被整瞎,76岁外婆王金娣被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区分局逮捕(见附件),至今关押在无锡第二看守所。母亲许海凤被地方政府失踪,我被逼的走投无路,在天安门放礼炮,撒传单上访。

另外,我妈妈很早就和王宇认识,我家房子被偷拆后,我母亲和贾灵敏老师一样,搭建蒙古包住着,王宇来见过我母亲,对我家遭遇都很清楚。我是在2014年我妈妈许海凤被刑拘时和王宇认识。

放礼炮上访一方面是为了揭露无锡滨湖区政府偷拆房子,绑架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黑监狱整瞎84岁奶奶眼睛,逮捕76岁外婆,差点把我打流产报警不出警,无锡当局对我一家的残害。第二,对于法治的进步,对法治进步的人权律师呼吁!

2015年10月27日中午11时20分许,我在天安门放礼炮,撒传单,喊口号,后被带至天安门地区分局做笔录,至21时被移交给无锡滨湖分局民警,后被带上商务车带回,路上手机遭到滨湖区太湖街道截访人员指使民警和不明身份的人抢夺。

到东绛派出所是10月28日12时30分,没有任何手续,直接被带进讯问室。期间,不允许我接电话,侵犯我的通信自由权。到了13时30分,东绛派出所民警来做笔录,我索要传唤证,没有及时给。到了15时30分,他们自问自答的笔录做好后,才给我传唤证。并且,我强烈要求在笔录上签字说明“以上笔录时民警自问自答,与我说的不符,一切以视频监控为准”,民警说“有什么意义!”到18时20分,给我取保候审决定书,后我回家。

无锡滨湖公安分局,对我全家习惯滥用职权,对84岁奶奶周静文强制做笔录,强制取保,对我母亲多次行拘加刑拘,并且强制取保;这次又对我强制取保,全家祖孙四代在东绛派出所没有任何手续被非法关押多次,没有哪个部门处理。

像这种侵犯人权的例子太多太多,由小见大,中国的法律存在漏洞,没有明确的界限。“其他条件”成为强权打压弱势群体的手段。如:王宇的儿子包卓轩,刘晓原儿子,还有其他“律二代”被限制出境,对待人权律师尚如此,何况平民百姓。

在此,我个人要为王宇澄清事实。2014年4月1日,我全家祖孙四代,加上我刚出生不满四个月的女儿,在中南海撒传单,母亲许海凤被刑拘,王宇律师会见两次,除了正常的路费,没有收取其他任何费用。2015年两会,我76岁外婆在天安门放礼炮上访,被无锡当地刑拘,在范木根的庭审现场,王宇律师主动提出要为我外婆辩护,她的人格人品毋庸置疑,个人认为,不存在外界所说她勾结访民等事。76岁外婆逮捕后,人权律师刘书庆,常玮平为我外婆辩护,工作态度,执着的精神让人敬佩。

人权律师是法制进步的推动者,为法制进步做出多少牺牲,而且他们都默默无闻。如唐吉田,曾经是检察官,为了法制进步为了捍卫人权,遭到打压控制,吊销律师证。生活艰难的情况下,像建三江等哪里有事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为法治的进步,为不再受强权的侵害,请声援人权律师![i]


[i]参考链接:2015年10月27日,江苏省无锡市女访民何凤珠,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放礼炮喊冤,爆开的礼炮释放大浓烟。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ollution-10272015083020.html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