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北京竞选区县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受警方骚扰

2016年10月18日
野靖环、张善根等18名北京公民日前发出要作为独立参选人竞选区县人大代表的联合宣言后,受到居住地警方的特别“关照”:张善根被片警说是“捣乱”;野靖环被片警上门阻止接受日本记者的采访、出门受限制;杨凌云也受到片警的询问……
 
下面是其中几名独立参选人讲述的与选举有关的遭遇。

张善根

大家好!我叫张善根。昨天上午9点多我的片警张警官到我家了,来问我选举的事。我说我要争当候选人。他生气地说:你别捣乱了!我一下子就急了:什么叫捣乱?这是宪法给我的权利!我有选举权也有被选举权,我一不反党、二不反政府,只是行使公民最基本的权利,怎么是捣乱?你这样我无法和你谈,你现在就出去,以后别来找我。10点,选民会开始。街道主任讲了几句,说是选举小组长。大家还没发言,主任宣布由原召集人当组长。选民都同意了。我当时说我要争当候选人。原因是上届代表五年来没有什么功绩,没有给选民解决问题,连个照面都没有。我说我当候选人,可以公布电话和住址,大家有问题可直接找我,我保证及时反映。当时很多人都惊讶得直看主任和书记。书记说得有十人提名才能填表。其他人都没有说话,主任就宣布散会。我想这些选民都看书记和主任的脸色行事。

今天上午,我到派出所找所长,反映昨天片警说我的事。所长倒是很客气,说年轻人不会说话不会办事。我说:我参加候选人选举怎么是捣乱?所长说:这话不对,我批评他。然后又问寒问暖问我有什么困难。我说现在看病太贵了,还没什么大病,医疗费就要到封顶线了,老百姓都生不起病,更看不起病。他说:我给你反映一下。

后来又把片警叫来批评了几句,片警立即向我道歉,说以后一定要改正。

我说:选举与你们派出所没有关系,你们别掺合。他说:上面让管不管不行呀,我们也不愿意管,没办法。我看他们道歉了,也就消气了。


野靖环

(1)

 

孙所长一会儿要来我家!

 

今天是10月18日,早上5点半,我起床上厕所,看见小片警发来微信。

他说:野大姐,夜里十二点所里给我打电话,说您今天要在家里接受日本记者采访。

我立刻明白了,电话被监听了!

小片警说:等一会儿我和孙所长去您家。

我说:你俩一起接受采访吗?

小片警说:劝阻您别接受采访。[难过]

我说:你们应该把日本记者抓起来。[调皮]

小片警说:我马上就到派出所了。

我说:你们不是8点半上班吗?

他说:为了您家的事啊!

我说:你辛苦了,我还得再睡一会儿。

今天是日本电视NTV到我家采访。昨天白天联系的,夜里警察开始管控!

孙所长到我家门口了,让我起床收拾收拾。我说,是要把我带走吗?他说,跟您聊聊。我说,聊聊收拾收拾是什么意思?他说,就是您穿好衣服我们进去。我说,别进来了。

8点20分,日本记者发来信息,说到院子门口了,不让进。我说我现在出去。

警察拦住我,不让出去。

记者发微信说,以后再约吧。

警察就跟我一起出门了。

一路上,红马甲的老头老太太无数,一堆一堆的便衣无数,只有2个制服警察和一辆警车。

我远远的发现3个人,一个女的朝我招手,“回去吧!”我也朝他们招手。他们旁边,是一堆便衣警察。

 

孙所长和小片警把我护送到了居委会。


 野靖环   

(2)

昨天,小片警就跟我说,让我带着身份证,户口本到居委会登记选民。我给小片警提了一些问题,他说不会解释,让我到居委会问问。

正好今天他和孙所长堵住我家门口,又保护我不能见日本记者,所以,就把我护送到红莲中里居委会了。

9点,我进了居委会。周书记拿出登记表让我填写。我问:周书记,这是重新登记还是核对啊?

她说:你得登记啊!

我说:我5年前那次选举已经登记了啊,根据法律规定,一次登记终身有效啊。我又没搬家,又没有因为坐牢变化了选举地点,为什么要重新登记呢?

她说:我这是为你好啊!我热心、耐心地为你着想……

我说:周书记,咱们无论是什么心,一切行动要依法。现在是关于选举的事,就要依照选举法。你说的是选民登记,我已经是选民了,就不用登记了。

周书记急得不得了:哎呀!要是公布了没有你怎么办?

我说:好办啊,没有我我就到换届办,到选举委员会投诉控告啊!然后到法院起诉。反正耽误不了我投票!不能说没有我的选民资格了吧?

周书记说:要论法律知识,我不如你,可是我是真心为你好啊!

我也忍受不了了,不费劲了,在登记表上填写了。

其实,只有我一个人登记。


郑威

我的名字在《选民榜》

今天早上9点,我到居委会看选民榜,郑威榜上有名,踏实了。这时居委会主任和书记过来和我说,下午开会改在居委会了。我说下午我一定来。

一转身,看见李警官站在身旁,他让我进居委会屋里坐会儿。

我告诉他,今天下午是居委会开小组会,我来参加。25号是我的选举宣传日,我在这居委会门口,向街坊邻居介绍自己,争取大家投票给我。我要为大家服务,不要工资和福利,欢迎警官届时光临。

下午2点半,我准时到居委会会议室。书记、主任都满面笑容的和我聊天,并夸我遵守时间。

等了半天,又来了西巷1号的一对夫妻。3点多了,才来了几个不认识的人。我就跟大家说了,从前的人大代表,你们谁见过?大家这次要认真对待手中的选票,投给我,有事找我随便找。我25号上午9点在居委会门前宣传我自己,欢迎你们参加。


杨凌云

我们派出所片警刚才来电话,询问选举事,我告诉他,这事不归派出所管,你可以告诉派出所办事处,我十月二十四号在小区做选举宣传,推荐自己做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不放心也可以来辆警车,我有违法行为,随时抓我,你可如实向派出所和办事处汇报。

居委会也上门来通知我明天下午二点半参加有关选举的会,我们楼门只通知了我一个人,大幕刚刚拉开。

汇报今天情况,为了不让警察到家里打扰家人。我去了小区门口的警务室。

徐警官说:所长电话指示,来了解一下情况。

我问有传唤证吗?

他说:哪能随便就传唤呢?只是聊天。

我说:如果要是关于选举的事就免谈,你可以告诉所长,我参选是自己的合法权利,没有违法行为,我准备十月二十四号在小区进行竞选宣传。

他问:你们不是还有助选的吗?

我说:你不知道2O11年我曾经在小区进行参选宣传吗?今年我仍准备那样做,你可以如实反映。

他说:好。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