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广场

公民广场是一个虚拟的网络“民主墙”,供国内民众张贴个人的遭遇、公开信、声明、案件陈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视频等,与人分享他们的故事。虽然大部分张贴内容是中文,但中国人权对每个张贴都提供了英文的标题和简要介绍;中国人权还将有些文章内容翻译成英文。

公民广场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为一个自由发表的平台,让访民、维权人士、律师和其他公民来揭露腐败和官员渎职,揭露从非法拘留到绑架和酷刑的侵权案例,发表公开声明,包括呼吁对官方的问责制和透明度,呼吁对强迫拆迁进行补偿等。

这个虚拟的“民主墙”的不断扩大充实,反映了中国公民维护其权利的强烈愿望和中国越来越多的公民行动。在公民广场上的张贴也帮助这些个人和群体得到国际媒体对他们案件的关注。

通过公民广场,记者、研究人员和一般公众能够对一些个案的细节了解得更多。

Items 1 - 10 of 787
New!
陈家坪(原名陈勇),诗人、纪录片导演。因为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于2020年3月2日在北京被捕,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一直未获许会见律师和家人。陈家坪的妻子救夫心切,不得不配合北京海淀公安的要求保持沉默,并写信劝说丈夫进行妥协,但当局却一直未兑现其承诺。2020年4月12日陈家坪50岁生日当天,陈家坪的妻子打破沉默,以公开信的形式告知外界陈家坪被捕的情况。 主要经历: 1997年参与编辑出版民刊《知识分子》。 1998年参与采访出版《沉沦的圣殿》。 2000年在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主编中国学术城。 2003年创办犀锐新文化网站;拍摄纪录片《外来人口...
New!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其妻许艳在下文中再度为丈夫发出呼吁。文章说,余文生律师曾在2018年“两会”前提岀修改宪法的建议,现在第三个“两会”都召开了,他却仍然被非法羁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至今没有判决,家人一直无法得知余文生被关在哪里、有没有遭到酷刑、身体状况怎样。文章还介绍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长环境,及他如何成为维权律师,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销执照的经历。许艳也讲述了自己为丈夫维权而遭迫害的经历。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案,呼吁中国当局依法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New!
许志永 ,中国公民维权的领军活动人士,公盟创始人之一,“新公民运动”主要创始人和标志性人物,是中国司法史上“三博士建言”事件即“孙志刚事件”中建议全国人大废除《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提议者之一。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曾任北京邮电大学文法经济学院讲师,曾当选为北京市海淀区第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 2003年4月25日, 《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收容站被殴打致死一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舆论矛头直接指向收容遣送制度。 5月14日, 许志永与俞江、滕彪一起就《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6月18日国务院通过《...
New!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New!
中国人权注:继 许志永 和 李翘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强迫失踪后,导演陈家坪因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也于3月初在北京被带走,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关押于何处,律师也无法会见。以下是陈家坪妻子无法寄出的信。 亲爱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带走七十天的日子。距离上一次写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我似乎越来越衰竭,然后是无穷无尽的忙,但是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似乎只有发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长长久久地发呆,没有人打扰地发呆,在这个发呆的状态中,把一团乱麻一样的思绪,整理得如同无数团乱麻。 他们总是说,你快要回家了。一个“快”字,...
New!
从七年前刑辩大咖欢聚一堂一腔热血提出“刑辩十策”以推动法治到后来纷纷被中共十面埋伏变成“律师后”,陈建刚清点当年理想并历数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的种种卑劣手段,罄竹难书。 以下为陈建刚律师惠寄并由中国人权编辑的《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与灯塔国的差距 前几日参加台湾央广广播节目,谈论唐吉田、刘巍二位律师被中国政府吊销律师证十周年的事情,同时回顾十年之间中国司法、人权状况的变化。了解到台湾律师执业的一点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师证,这几乎就是终生的职业,政府不会吊销证件,更没有所谓的年检、考核之类。律师在国家机关面前也是受到职业的保护,比如,即便在几十年前美丽岛案件的时候,...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刘巍被吊销律师执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刘巍号召北京律师参与律师协会直选,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陈建刚为此撰文,回忆跟唐吉田的相识相知及自己从商业律师转型为人权律师的过程,指出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师们因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第十个年头,许多律师在撰文纪念之时也在提及当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学业,又要学习英语,事烦人懒,本来想逃责,但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都是我熟识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师,过从几乎贯穿我律师执业的整个过程。想想我还是要写一点故事,算是举轻明重,抛砖引玉。...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服刑期满出狱后被送到济南遭强制“隔离检疫”,但14天隔离期满后仍不能回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微信说,4月23日上午她到圣井派出所问警察:“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警察说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于他改造,并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警察还对王全秀说:“你们在网上发些东西对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内容如下 : 我陪着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着,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圣井派出所,想找所长问清楚: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警察说明来意后,他就说向领导汇报。我等了半小时,所长没来,...
戴振亚,人权捍卫者。文革中,戴振亚跟随被下放的父母,在福建三明长大。毕业于厦门集美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为集美大学财经学院),毕业后在广州某大型建筑企业工作。后戴振亚兄弟两家均赴美定居,2013年戴振亚回到厦门照顾八十多岁的双亲,并在私营企业从事财务管理工作。 戴振亚是一个“对别人的不幸,我不能无动于衷”的公民。2013年起即参与厦门市公民同城聚会,公民送饭(救助良心犯及其家属),曾声援捐助过众多公义人士。不管是外地同道来厦门,或者本地访民需要,多是他安排接待迎来送往。2015年1月17日与潘甘平、邹丽惠、吴淦等人共同发起《关于撤销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三次提高成品燃油消费税决定的建议书》...
李英俊,人权捍卫者,关注民主宪政和社会公义,参与为良心人士“送饭”、“送温暖”等公民运动。自2013年开始先后参与同城公民“饭醉”;关注台湾李明哲,屠夫吴淦,赤脚律师纪斯尊等活动;参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动。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师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随后当局开始对参与和涉及此次私人聚会的人士展开抓捕,先后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师被失踪或被传唤,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该案被称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时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并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机、电脑、笔记本...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