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志永

消息来源告诉 中国人权 ,维权人士 郭飞雄 11月14日被允许会见他的律师 陈光武 。这是他自今年8月8被拘留、9月14日被逮捕以来首次见到他的律师。当局指控他“聚众扰乱公共秩序”。 郭飞雄在会见中说,他曾于8月8日至9月2日绝食25天。据陈律师说,郭飞雄看起来很憔悴,反应迟钝,与他往昔思维敏捷、言词滔滔判若两人。这次会见是在郭飞雄被关押的广州天河看守所进行的。 郭飞雄的另一位律师隋牧青最近在 推特 上说:“据悉警方指控郭飞雄‘犯罪’事实主要两点:一是指控郭组织、策动了年初南周事件的部分街头抗议活动;二是今年4月,武汉—长沙—广州—深圳共八个城市有维权人士发起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以及人大批准《...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今天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当选为由47名成员组成的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任期3年(2014年至2016年)。 “中国必须坚持最高的人权标准,这不仅是国际人权法的要求,也是理事会对其成员的要求” ,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公民对此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他们不断呼吁保障自身权利的呼声不仅越来越响亮和广泛,而且不容忽视。” 在今天的表决中,中国获176票,占总数192票的91.7%。分配给亚太地区的4个席位分别由中国、马尔代夫、沙特阿拉伯和越南获得。中国从2006年至2012年曾连续两度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 2013年11月5日, 中国人权...
联合国大会将于11月12日进行人权理事会成员选举,中国人权就此敦促中国政府兑现其为竞选所作出的保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消息来源告诉 中国人权 ,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于8月8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后,他的律师 隋牧青 和 蔺其磊 曾三次前往关押他的广州市天河区拘留所要求会见,均遭拒绝。
刘卫国律师在这封他明知收信人不会收到的信中,告诉他的委托人,他被拒绝见他,还被当局抓捕,他要求当局公开有关信息,但至今未果。他感到愤怒:中国的法律在强权面前的脆弱,以致律师会见委托人、委托人会见自己辩护律师的双重权利,一直处于持续被侵害中。
文章表达了一位普通人对许志永的赞扬和推崇。文章说,当局抓捕许志永是愚蠢的,因为抓捕他让更多人知道了他和新公民运动。
中国人权 获悉,广东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日前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根据郭飞雄家属2013年8月17日接到的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的拘留通知书,他于2013年8月8日被拘留,目前被关押在天河区看守所。 郭飞雄 是国内知名活跃人士,长期关注公共事务,参与过各种维权活动。他是当局最近几个月来严厉打压民间活跃人士而拘押的数十位维权活跃人士中最新的一位。被拘押者中包括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 郭飞雄 支持国内呼吁官员公示财产活动。今年3月,他参与发起了敦促全国人大批准中国于1998年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公民联署活动。...
文章认为中共政权资源已经枯竭,其崩溃是可等的,但公民社会是等不来的,必须从现在开始建设。许志永和40多位公民被刑拘标志着一个拐点,公民团队这一类组织化选择,将改变中国。 文章界定“新公民运动”既是一场政治运动也是一场社会运动,不仅要终结独裁专制、落实宪政体制,也要服务社会、培养公民意识。这场运动的起点是人,改变制度从改变自我开始;抗争的基点是爱而非恨。这场运动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公民守望工程”为每一个良心犯送饭。这场运动的目的是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最低的成本完成中国大陆的民主转型。它呼吁新公民战胜恐惧、身体力行。
许志永在看守所, 2013年7月24日 消息来源告诉 中国人权 ,7月24日下午,律师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会见了被刑事拘留的公民运动活跃人士许志永。这位律师是许志永家属在原先聘请的刘卫国律师遭当局骚扰后委托的。目前尚不知这位新聘律师的姓名。 这位律师与许志永会见了一个半小时。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的倡导人,7月16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拘,被关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消息来源还提供了以下情况: 自7月16日被刑拘以来,许志永在看守所内受到了较为人道的对待,饮食尚可,休息有保障,与同屋其他十一名盗窃罪嫌疑人相处融洽; 24日的律师会见未受干预,可以与许志永进行正常交流; 许志永表示,...
许志永事件之 公民社会呼吁书 7月16日,“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博士在被非法软禁长达三个月之后,被北京市警方刑拘。而在此之前,警方已经刑拘或正式逮捕了“新公民运动”至少15名参与者。政府当局全面压制“新公民运动”的意图显而易见。 这是一起极其严重的事件。从远处说是对斯大林模式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延续,从近处说是对十年刚性维稳的延续,就当下说更是对习近平先生承诺的“全面实施宪法”的公开背弃。 反宪政潮流因舆论的顽强狙击已经退潮,但对公民社会的压制仍甚嚣尘上,而且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实施定点打击。许志永和他的伙伴们遭遇的厄运,是这方面的最新案例。 “新公民运动”...

页面

订阅 许志永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