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志永

中国社会转型最需要什么?成熟的公民社会。有了成熟的公民社会,中国转型成本最小,且有美好未来。革命不是任何人设计出来的。我们的责任不是推墙——当然自由真实地生活就是在推墙。不是等待,等待是不负责任的。我们的责任在于建设,建设我们自身——公民共同体。
“新公民运动”的本质是通过培育现代公民意识进而改变政治,这种改变将是温和的,有序的,不可逆的,直接对应一种宪政状态,可能是代价最小的体制变革模式。
在许博士入狱的前一天,他的妻子怀孕三个月了,妻子要去医院做怀孕检查,许博士和有关方面要求和妻子一同去医院,有关方面同意了;检查完后,有关方面人员当着他妻子的面把他送上了警车,而这一送,许博士就是四年没有回家。
多年来,志永兄弟为了中国的社会公正、法治和公平教育等不断的努力奋斗,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了出来。为中国走向民主做出了许多铺垫性的工作。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我更坚信,被强力遏制的社会潜能终将喷涌,一个英雄辈出的大时代正在到来。长江后浪推前浪,重整河山待后人。
我们的目标是为了建立一套能够有效约束权力的宪政制度,我们所有行为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权力,而是为了约束权力。我们的道路不是革命、暴力和阴谋,而是公民参与、民主与法治。我们的行为方式不是激情冲动,而是理性、坚韧和建设性。我们相信,这样纯粹而一致的思想和行为一定能结出美好的果实,一定能实现政治文明的理想。
十年来,志永一直站在最前面守护良知;身体力行维护公民权利;传播「自由、公义、爱」;倡导「新公民运动」。我要告诉公民朋友的是:关押公民许志永的实质,是当局已经剥下所有面具,公然对文明与良知宣战——不是有希望我们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有希望。
他不需要世人的赞美,不需要历史的铭记,活着的意义,仅在于看到道遍施于地,看到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公义、有爱的中国。在这片纷乱野蛮的大地上,许志永的存在,彰显了一种独到的、无可替代的价值。

页面

订阅 许志永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