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志永

维权运动的政治化或非政治化,一直是中国维权运动产生之后内部非常有争论的话题。在中国这样一个条件下,政治跟法律它根本是纠缠不清的。很多同事朋友在坐牢,但我来到自由的土地上没有受到这些迫害,比较愧疚,同时也有一种失去战场的感觉。对于维权人士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维权运动的发展有四个趋势:一个就是组织化,一个是街头化,一个是政治化,还有一个是国际化。通过互联网,通过自由知识份子和维权人士,再加上整个中国社会的,受到这样一个体制侵害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维权运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那这个恰恰让中共觉得害怕。
总结公民社会建设的思路:扎根社区,公益明星;同城相助,公民社群;全国联网,民主宪政;一起努力,改变中国。当下环境恶劣,一分抗争,九分成长。抗争借机会,用巧力。把握机会,迅速出击,见好就收,善积小胜。成长要扎根社区和城市,默默耕耘,赢得民心,壮大团队。
一个人,彻底放下身段,仰视一个又一个穷困而又伤痕累累的冤民,一字一句倾听他们的声音,记录他们的需求——我见证了何为“与哀哭的人同哭”。云飞为了保护朋友,尽量勿跟人接触。云飞这种表达,戳痛人内心深处某个隐秘角 。今天,找到“爱到深处心卑微”这句话,才理解云飞的“怯怯”,才真正释怀——泪奔……
在县区人大代表的选举中,共产党通过种种细致入微或简单粗暴的方法,保障听话分子入围。公民独立参选和公开不合作,是在不同方向上揭露出中国选举的虚假本质。申纪兰的一生成为专制的小丑和帮凶,而姚立法和狱中的唐荆陵,却代表了中国人争取民主的艰难抗争和勇气。
我成了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不是理念有变。只是之前一直对人抱有幻想,不是相信谁,是自己被生活诱惑,不想肩负起这古老的民族。看了三年新闻联播之后,一个声音说,别再逃避了,你的天命。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几年来,法治败坏令人痛心!破坏法治,没有人是安全的,文强、王立军是前车之鉴。不要悖逆历史潮流充当打手,伤天害理的必躲不过正义审判。中国有句古话,狡兔死,走狗烹,不要等你入狱时连个说真话的律师都找不到。
自2011年开始,屠夫更认同政治反对和体制变革的主张,将这些主张贯彻到行动的层面,如其《杀猪宝典》所显示的,屠夫并不回避抗争,恰恰相反,与此前主流的维权模式相反,屠夫主张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更倾向主动积极的抗争/推墙行动。
我们关心中国。以公民的身份,主权者的身份,建设者的身份。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批评懒政恶政,哪怕付出代价。把公民的权利当真,认真拿起法律的武器,哪怕它今天卑微无力。把公民的责任当真,建设美好公民社会,哪怕历经坎坷磨难。

页面

订阅 许志永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