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全璋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被捕后,我几次受到殴打,在审讯室里,办案民警赵忠宇把我固定在铁椅上,像打沙袋一样击打我头部16下,致使我昏死过去,然后再用凉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赵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树皮一样扯我二个大腿内侧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
今天的暴共犹如暴秦一样,在不断地筑墙(如网络防火墙)的同时,又在不断地摧毁无形的长城。暴共效暴秦帝业子孙万世传的春秋大梦。然而,牠虽无暴秦的丰功伟业,却有暴秦的愚蠢。牠想御敌于城外,却必将亡于城内。
王律师端起酒杯给大家敬酒表达感谢时,只说了一句话:“从今以后,我要为捍卫人权奋战到底。”五年了,他的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现在还记得王律师当时说这句话的样子:他端着酒杯,微低着头,几乎一字一句,吐字缓慢,声音疲惫而坚定,仿佛每个字都是从喉管里抠出来的。
李文足的情况和我十几年前被从北京绑架回山东老家的遭遇十分相似。中共在山东临沂东师古的邪恶之举进行了长达七年多,如今在北京石景山李文足的楼下进行了两天,便在各方谴责声中进行不下去了,只好夹着尾巴草草收场。这是因网络和社交媒体日益发达,使中共的罪恶越来越难以掩藏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陪同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全璋,被拒绝。次日,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再次陪同谢阳律师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续、要求见法官,但法官不接电话,法警也不让律师进去找法官,谢阳律师强烈表达要求:起诉到法院一年两个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见律师,这算什么?!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与外界失联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属的陪同下,开始了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强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
李文足既有智慧又勇敢,我们为她喝采。”“作为一个女性,她很坚强,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道德在女性身上的体现。只有通过她这种行动才能让整个社会,包括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这些被非法关押和迫害的律师。”“昔有孟姜女,今有李文足”。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无音信999天之时,“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开始了她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寻夫之旅”第六天时,她被一群天津国保人员绑架到武清豆张庄派出所。李文足谴责国保的非法抓捕行径,并对来跟她谈话的“领导”(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提出三项要求: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
上午10点55左右,我们刚到宾馆一楼大厅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涌进大厅,把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天津市局国宝处长刘亚军)一声令下,控制手机!我的手机立马被抢走,只录了四秒的视频。随后,一男一女两胖子上前狠狠揪住我的胳膊,刘亚军在我背后猛推狠搡……结果,不到一分钟,我就被塞到了一辆轿车上。
今天是王全璋失踪994天。我和刘二敏、原珊珊陪同蔺其磊律师、李文足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我们坐在“公平正义”下面不动,我们要等着周虹法官。法警们都站到我们身边,他们要下班了。

页面

订阅 王全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