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全璋

今年春节我要去天津看守所陪丈夫王全璋过年。大年初一,要去天津二中院、天津二分检拜年,祝各位法官、检察官:“猪年少作恶,冤假错案多纠正!”这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春节!
面对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权律师绝不会退缩,将责无旁贷,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直面困难和挑战,像战士一样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精卫填海,子规啼血,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这是我们的主动选择,也是我们的宿命和使命!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失踪,已经三年四个月了,严重超出规定的案件办理期限。律师会见王全璋却被你们法官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障碍!林崑、周虹,你们违法的行为必将在中国法治上留下耻辱的一笔。
今天,值此人权律师团成立五周年之际,我们再次重申,我们将继续推进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我们将毫不动摇地致力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将在世俗的法律和道德的天空中寻找价值的平衡。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争取人权自由是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这便是高智晟们在困境里仍不屈不挠地坚持着的伟大价值所在,这也是国际正义力量坚定地支持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价值所在!
今天,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页面

订阅 王全璋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