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晓波

零八宪章的基本主张,基本理念,无论是从当时还是现在,你只要用起码的理性去审视它,应该说它是完全站得住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后的中国,也唯有按照零八宪章支持的方向走,中国才真正有出路,中国才能真正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当此《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作为普世价值中国化的《零八宪章》是历史无法绕开的门槛,是中华民族步入现代文明的必经之路。所以,一切对民族与自身有责任与担当的人士,都应努力起来为中国实现普世价值而奋斗!
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牢狱生涯否定了我过去一切文学。无论是流浪也罢,垮掉一代的嚎叫也罢,所谓个人性的反抗也罢,那种先锋文学,那种现实主义也罢,都是和监狱至少是不合适的。监狱差不多对于我看来,就是培养一个作家的一个学校,在中国没有坐过牢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将原本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立法权夺走,让人大连作为“橡皮图章”的面子都荡然无存,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对“依法治国”的颠覆和嘲弄。
以我对刘晓波了解,他实在又肯助人,行为低调又很执着,是个有思想敢担当的硬汉子。尽管我们交往不多,但我对他一直心存敬意:不畏权贵写作,为平民百姓奋笔疾书,他的文稿基本上都在海外的报刊杂志上发表,每篇文章均把问题说得透彻,阅后令人有激情、舒服、到位、文如其人的感觉。
刘霞被北京当局软禁近8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她曾哭诉:「以死抗争最简单。」到了德国之后,廖亦武告诉《苹果》记者,刘霞在医生与专家们的建议下,住院几天做了比较详细的身体检查,没有再听说她提起抑郁症了。然而,她的胞弟刘晖还在中国当「人质」;她无法自由回中国探望思念的亲友,连对公众阐述内心真正的想法,在目前形势下仍遥不可及。
必须坦白承认,刘晓波绝非完人(这世界上哪有完人?);不仅不是完人,他的缺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我在这篇文章里不想谈这个问题,我只想纠正目前最流行的两种误解:一种是把他美化成神,另一种是把他丑化为魔,而这两种解读都是片面之论。
晓波先生的生前与身后的中国面临的课题仍然是如何在中国落实普世价值。没有敌人的晓波先生被敌人所害死的事实昭示着普世价值中国化的艰巨。那么今后如何完成晓波未竟的事业,就是一切纪念晓波活动时要回答的问题。
刘晓波对于中国的贡献主要在于寻求一个解决中国暴力循环的和平道路。这正是他从六四这一教训中得出的反省。苏晓康认为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是他代表那些死在广场上的人向国际社会,也向中共说:政治不是杀人,政治要讲道理。这就是刘晓波的最大遗产。

页面

订阅 刘晓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