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天勇

离天勇出狱还有18天了,这些天我的心总是莫名其妙的乱跳,夜不能寐。奉劝河南第二监狱、河南的、北京的公检法不要继续作恶了,你们把江天勇害得够惨了,你们把709人及家属害得够惨了!收起你们的兽性,释放一点点人性,让江天勇活着出来。
2019年1月,《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出台。这个条例是在明确昭告世人:不要企图在中国推行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那一套,中国仍是红色党国体制,一切服从共产党,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则服从元首一人。
今天,值此人权律师团成立五周年之际,我们再次重申,我们将继续推进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我们将毫不动摇地致力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将在世俗的法律和道德的天空中寻找价值的平衡。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江先生的健康状况显然在数月间急剧恶化。据报道他的身体虚弱且记忆力严重下降,令人怀疑他可能被人下药。”专家们指出。“由此引发了对拘留期间遭受酷刑或虐待的担忧,拘留期间也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专家们敦促对江先生提供紧急医疗救助并向其家属提供一份关于其健康状况的完整报告。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却分明感到了些许暖意,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有温暖。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黑暗与严寒,能够战胜恐惧与绝望,那无疑就是爱,对爱的执守与信仰可以超越这一切!这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越来越多的生命个体在更新!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一个新时代正在降临!
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1日凌晨,江天勇的妻子对外发布江律师失踪的消息,之前,江律师乘坐高铁准备返回北京。在他失踪前最后发给他亲友的资讯是:在11月21日晚间从长沙南站乘高铁返回北京,正点抵达时间为11月22日早晨6点30分。江天勇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
无论你认罪或是不认罪,家门永远为你敞开!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审看为为你颁发奖章的时刻。有没有那奖章,我不在乎。在我们结婚二十年的时间里,你的良善,正直,怜悯,对公义的寻求,我都知道。我为你继续呼吁,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现在不能确认陈律师、张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张磊律师要求看守所转交给江天勇的信;信中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收到复信,他将控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关机构侵犯他们之间的通信权利。 此前家人聘请的两位律师为陈进学和覃臣寿;覃臣寿律师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检中设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进展:律师会见被拒绝,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称江天勇已委托两位律师 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张磊律师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江天勇,...

页面

订阅 江天勇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