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属及支持者

宣判到现在81天了,我们多次到天津法院,竟然查不到王全璋的上诉案件!王全璋是“拒不认罪”的,不认罪就一定不服判决,就一定会上诉!王全璋如果没有上诉,说明他没有能力上诉了,他还活着吗?
慢慢地,我对全璋所做之事越来越多的了解,我为自己的顾虑和想法感到难过和自责!全璋只是坚守良知、追求正义,做了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他的坚持和言行是令人尊敬的!而我作为妻子,要为此感到骄傲!他入狱是被政府构陷,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这是政府的耻辱!
2019年3月1日晚上,江天勇律师从“释放”后变成失踪状态已经过去近两天了。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妻子和母亲及关心他的朋友们都一直在焦急的努力寻找他的下落。在一个党可以把整个国家的任何地方都变成黑监狱、酷刑场所的党国体制下,结果自然是预料之中的。 不过就在数小时前,一直不断寻找江律师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打通了河南信阳罗山县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季军的电话,得到了以下消息。 对话内容如下:王峭岭 王峭岭:“李队长,江天勇为何没有回家?”李季军回答说:“郑州批准他,他就能回家探亲。”王峭岭进一步确认地问道:“您的意思是江天勇回家需要郑州公安批准?”李季军:“是。”王峭岭:“不对吧,江天勇刑满释放,...
我看到老是擦眼泪,他说在监狱里不见阳光,可能是阳光刺激的。我开玩笑说,在老婆跟前流泪还行,可别在国保面前也这样啊!天勇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上帝就给了我这么一个好机会,能在江律回父母家的第一时间见到他。江爸爸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老实巴交一辈子,儿子是个正直的好律师,被政府冤枉不说,自己还被国保打、被国保骗、被邻里白眼……现在自己家被国保无手续如狼似虎般地闯进来,还得陪笑脸。典型的中国式生存。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但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2019年2月5日是农历春节,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它是人人回家团聚、享受迁徙自由基本人权的日子。但这些维权人士、律师和作家为了维护别人的权利,自己的基本权利反而遭到无理剥夺──就是陷入苦战的中国人权护卫者们。
离天勇出狱还有18天了,这些天我的心总是莫名其妙的乱跳,夜不能寐。奉劝河南第二监狱、河南的、北京的公检法不要继续作恶了,你们把江天勇害得够惨了,你们把709人及家属害得够惨了!收起你们的兽性,释放一点点人性,让江天勇活着出来。
全璋,今年是被迫分开的第四个春节了。我下了很大决心把儿子送走。明天,姐妹们出发,我们一起陪全璋辞旧迎新过猪年!
2019年的大年三十我将带着女儿,陪伴李文足到天津第一看守所,守望她高墙内冤屈丈夫王全璋律师过年。抱团取暖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方式,抗议违法势力抓捕异议人士,疯狂打压良心自由。支持坚守法治、坚守正道的律师。

页面

订阅 709家属及支持者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